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谢氏文化 >> 谢氏源流 >> 内容

谢国与谢邑的关系浅见

时间:2018/10/20 9:40:51 点击:

  核心提示:谢国与谢邑的关系浅见...

   姓氏的发源地是各个姓氏的“圣地”,是每个氏族人员所最关注的问题。谢氏的发源地在史书上有“谢国”与 “谢邑”的记载,但古“谢国”与 古“谢邑”又在何处?经过近些年的研究与考证,古“谢邑”已确定了下来,它就在今天的河南省南阳市境内,而古“谢国”又在何方?

  因为古“谢国”尚难确定位置,所以主“炎”者认为谢氏出自黄帝系的“黄帝说”不能成立。而主“黄”者认为谢氏出自炎帝系的“炎帝说”不能自圆其说:申伯裔“以国为氏”、“以邑为氏” 本应姓“申”,为何反而姓“谢”了?这确实是在谢氏文化的源流研究中二个较难解决的难题。谢国在今天的什么地方?“以邑为氏”或“以国为氏”为何不姓申而姓谢?这二个问题也一直煎熬着、灸烤着笔者。这二个问题不解决,许多的其他问题与现象都无法解决,无法做出合理的解释。它们就如同二个拦路虎一样,拦住了谢源文化研究向纵深的发展。而弄清古“谢国”与 古“谢邑”的关系,是理清这些问题的关键。

  其实,只要仔细査看史料,扎在故纸堆里就能发现前人已为我们指明了方向。虽然古人的作品文字简约,只有三言二语,但言简意赅,语义明确,能说明问题。如宋代的邓名世在他的《古今姓氏书辨证》一书中就有论述:“谢,出自黄帝之后,任姓之别为十族,谢其一也。其国在南阳宛县,三代之际微不见,至《诗·嵩高》始言周宣王使召公营谢邑,以赐申伯。盖谢已失国,子孙散亡,以国为氏。” 邓名世,字元亚,两宋之际抚州临川(今属江西)人,是宋代的著名学者,更是谱学权威,曾撰《国谱》、《年谱》、《地谱》、《人谱》,通称《春秋四谱》,另有《春秋论说》、《春秋类史》、《春秋公子谱》、《列国诸臣图》、《左氏韵语》等近百种著作。其《古今姓氏书辨证》一书参考《元和姓纂》、《熙宁姓纂》、《宋百官公卿家谱》等宋代及宋代以前历代姓氏文献,互为参校,成书于南宋绍兴四年(1134年),邓名世去世时仍未定稿,由其子邓椿年续成,到乾道四年(1168年)刊行。原书久已散失,清初四库馆臣自《永乐大典》中辑出四十卷。

  邓名世在《古今姓氏书辨证》一书中对当时所能见到的姓氏的起源、郡望、名人、流布作了或详或略的考证,为后人研究姓氏留下了宝贵的文献资料,堪称宋代姓氏学研究集大成之作,是我国古代姓氏谱牒学方面的一部重要著作。邓名世因不满前人以及当时姓氏研究大多停留在记录姓氏的现状,而是以考证姓氏文献的真伪为己任,希望能清理以往姓氏研究的成果,在学术上有所创新。他从考辨以往姓氏书之误入手,以修撰一部古今姓氏全书为撰著宗旨,因此“长于辩论”成为此书的一大特点。《辩证》问世以后,颇为同时代学者所重,也对后世的姓氏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朱熹《朱子语类》称赞邓名世“世学甚博,姓氏一部,考证甚详,盖不虚也”,王应麟《姓氏急就篇》、《困学纪闻》等多引据邓著。清乾隆年间纂修《续通志》,其《氏族略》一篇更是多据《辩证》以补充之。在现存的姓氏谱牒文献中,邓名世的《古今姓氏书辩证》与《元和姓纂》、《通志·氏族略》鼎足而立,有着重要的地位。因此笔者认为,作为这样一名严谨的姓名学学者的考证结论应该是可信的,不然,后世也不可能那么重视它。所以,他的“谢国”与“谢邑”是同一个地方的“辩证”结论也应当是确可信的。为了表述方便,笔者将邓名世的学说称为“一地说”。

无独有偶,清代的郝懿行也与邓名世的观点相同,亦采用“一地说”。他在《丽书堂文集·谢氏族谱叙》中说:“谢氏之先,盖鼻祖于黄帝,《晋语》称黄帝之子得姓者十四人,而任居第七;《世本》称任姓之宗得国者有十而谢居其一。周宣王时封舅申伯于谢,而任姓之谢始微……自周以前谢为国,春秋以后谢为氏。” 郝懿行(1757-1825年),字恂九,号兰皋,山东栖霞人,清嘉庆年间进士,官户部主事、江南司主事等,为清代著名学者,经学家、训诂学家。长于名物训诂及考据之学,于《尔雅》研究尤深。著有《尔雅义疏》、《山海经笺疏》、《易说》、《书说》、《春秋说略》、《竹书纪年校正》、,《证俗文》,《蜂衙小纪》、《燕子春秋》、《海错》、《宋锁语》、《实训》、《郑氏礼记笺》等书20余种。 他收编在《丽书堂文集》中的《谢氏族谱叙》,是他为谢氏族谱所写的序言。同样道理,对于这么一位对治学近于苛刻的经学家与训诂学家,如果没有一定的依据与十足的把握,他也是不会那么轻易下结论的。

以上是古人的考证与认识,那么当代人的观点呢?最近由中国国际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中华姓氏通鉴》一书,也采用了“一地说”,认为“谢国”与“谢邑”其实指的是同一个地方,即在西周之前这地方叫“谢国”,在西周未年之后这地方叫“谢邑”。该书在《百姓氏溯源·谢姓》篇中,开宗明义地指出:“谢姓来源于黄帝儿子禹阳的后代。禹阳的后裔先后建立了10个囯家,第一个就是谢国。西周后期,周宣王为了加强南方的统治,先派召伯攻下谢国,又把自己的舅父申伯徒封到谢地,谢国就灭亡了。谢国人为了纪念自已的国家,以国为姓,全部改姓为‘谢’。这是谢姓的主要来源,至今已有3000年的历史。谢国地域,在当今河南南阳附近。”“周宣王派召伯等大臣先行灭掉谢国,在其旧土上营建了谢邑,作为申国的新都。这种观点与古人的完全一致。

既然“谢国”与“谢邑”就是同一个地方,那么“国”与“邑”又有什么异同?分析这个问题能加深由“谢国”变“谢邑”这一过程的理解。

国,是一个会意字。从“囗”(wéi),表示疆域。从“或”,“或”亦兼表字音。在古代,“国”字有“國”、“囻”、“圀”、“囯”、“囶”等十余种写法。其本义为“邦国”。在周代,天子统治的是“天下”,类似于现在说的“全国”,诸侯管辖的地方才称“国”、“方国”。《说文》解释说:“国,邦也。” 《周礼·太宰》:“以佐王治邦国。”注:“大曰邦,小曰国。” 《周礼·大司马》:“方千里曰国畿,诅祝以叙国之信用,以资邦国之剂信。”注:“国谓王之国;邦国,谓诸侯国也。” 在古代,王、侯的封地皆称国,部落也称国。《后汉书》:“凡七十八国。伯济是其一国焉。大者万余户,小者数千家,各在山海间。” 另外,一国政权机关所在地称“国都”,又称“国城”,“国邑”。《孟子》:“在国曰市井之臣”。注:“谓都邑也。”

邑,也是一个会意字。甲骨文字形“邑”。上为囗(wéi),表疆域,下为跪着的人形,表人口。合起来表城邑。指城市,都城,旧时也指县和古代诸侯分给大夫的封地。归纳起来,“邑”有以下几种含义:1、古代称侯国为邑。《说文》:“邑,国也。”段玉裁注:“ 《左传》凡称人曰大国,凡自称曰敝邑。古国、邑通称。”2、指国都、京城。《尔雅》:“邑外谓之郊。” 郭璞注:“邑,国都也。” 唐·慧琳《一切经音义》:“天子治居之城曰都,旧都曰邑也。”3、指古代无先君宗庙的都城。《左传》:“凡邑,有宗庙先君之主曰都,无曰邑。”孔颖达疏:“小邑有宗庙,则虽小曰都,无乃为邑,为尊宗庙,故小邑与大都同名。”4、泛指一般城镇。宋·苏洵《六国论》:“小则获邑,大则得城。”5、通称诸侯的封地、大夫的采地。《战国策·燕策》 :“ 邑万家。”6、居民聚居的地方。《释名》:“邑,人聚会之称也。”唐·柳宗元《柳河东集》:“邑犬群吠。”7、 旧时县的别称。唐·柳宗元《封建论》:“秦有天下,裂都会而为之郡邑。”另外,《尚书·盘庚》亦称所迁都城为“新邑”,说明邑可指最大的城市、首都,并包括其附近农田。有如今天的“市”,既包括“市区”与“郊区”,也包括归市管辖的“农村部分”(这个“农村部分”可能要比“市区”大好几倍,如现在的重庆市就是这样)。

  从以上分析可知,“国”与“邑”其古义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相同的地方是诸侯的属地既可称“国”,也可称“邑”,“囯”“邑”可以通称。从这一点上说,“谢国”与“谢邑”的古代含义是一样的,没有本质区别,只是文字表述不同而已。“国”与“邑”不同的地方是:1、“国”的地域比“邑”要宽。居民聚居地、部落、县、乡等,也可以称“邑”,而不可称“国”。2、“邑”可以是“国”或区域的一部分,如国中的城市:国邑、国都等;区域的治所:县邑、乡邑等。另外,作为城市的称谓,“邑”与“都”也有所区别。不论城市的大与小,凡有先君宗庙的则称“都”,无先君宗庙则称“邑”。根据古代“囯”“邑”在用法上的这种区别,可知周宣王时期的“谢邑”就是“申国”的新都城所在地。我们是否可以这么理解与表述:在远古的黄帝时代,黄帝儿子禹阳的后裔建立了“谢国”,从建国之后到唐虞时代的父系氏族社会晚期的几百年里,“谢国”一直是很兴盛的,经、商、周三代1800多年的风雨后,“谢国”逐渐衰弱了,边缘化了,所以史不见经传,直到孔子选编的《诗经》中收录了《嵩高》与《黍苗》二篇,“谢国”才重见史册。但从《诗经》中《嵩高》篇与《黍苗》篇描述召伯率军进入“谢邑”时没有“谢人”抵抗的记载来看,“谢国”当时已经是不堪一击了。这样的方国怎么能够抵御日益强大的楚国?周宣王为了巩固边防,只好让自己的元舅取而代之了。可能当时一起封给申伯的,还不止谢国的土地,还包括谢国附近一些其他方国的土地,一起由由伯组成一片南国屏障,只是缺乏史料记载而已。

为什么“谢国”变成了“谢邑”?申伯去了“谢国”之后,千年“谢国”刹那之间便变成了“申国”,作为一个“国家”的象征,“谢国”已不再存在了,但“谢国”首都之名“谢邑”仍在。有如明朝的首都叫“北京”,大清国的首都也叫“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还是叫“北京”一样,因改朝换代国名改了,但作为首都的地名没有改。有如民间的“张家岭”、“李家坳”等地名,都是因有张姓、李姓的人居住而得名的,但当张姓、李姓不在此地居住时,几百以后,当地人仍然会叫此地为 “张家岭”、“李家坳”,地名是有这种惯性的。所以当年谢族人居住的地方,改朝换代之后仍然叫“谢”(即谢地),这不足为怪,是惯性使然。但又为什么申国的新都不叫“都”而叫“邑”呢?按照“周制”,有先君宗庙的才能称“都”,无先君宗庙则只能称“邑”。“谢国”的宗庙只能姓“谢”,供的是谢氏“先君”。外姓的新君去后,要么把“先君”谢氏的宗庙毁掉了而使其城内“无”旧宗庙了;要么新君本姓的宗庙尚未建立(尚未有去世的“先君”),因此也“无”新宗庙可言。所以按照礼制,由“谢国”旧都改成的“申国”新都只能称“邑”,即随俗称“谢邑”。不能称“都”,即不能称“谢都”或“申都”。

  明确了上述道理,史料上记载的“以国为氏”、“以邑为氏”, 却又不姓“申”而姓“谢”的疑问也就迎刃而解了。“以国为氏” 指的是周宣王封申伯之前的“谢国”,“以国为氏” 自然是姓“谢”了。“以邑为氏” 指的是周宣王封申伯之后的“谢邑”,因为申伯去后只改了国名,没有改首都的地名,仍然以“谢”地称,所以“以邑为氏” 自然也是姓“谢”了。这就是把“谢国”与 “谢邑”两个概念 “合二为一”去阐释的好处。

总之,从以分析可知,古“谢国”与古“谢邑”是同一块地方在不同时期的称谓,“谢国”与“谢邑”是一种承继关系。以申伯被封“谢邑”这一历史事件为界,在此之前的“谢国”存在了近2000年,在此之后的“谢邑”存在了130多年。如果这一结论没有错,那么,这里就是谢人的主要发源地,这里也就是谢人经营了2000多年的的“圣地”。当然,如果再加上在此之后的3000年,坚持在这里的谢人应当是经营5000年了!

 

注:本文中提到的《世本》,是战国时期赵国的史书。为避唐太宗李世民的名讳,在唐代曾改称《系本》或《代本》。该书记载黄帝以来上古帝王贵族世系宗传的史事,以及春秋时诸侯大夫的史事。原十五篇,有《帝系篇》﹑《王侯世》、《卿大夫世》、《氏姓篇》、《作篇》、《居篇》等。《汉书》谓下迄春秋,但有的本子记事至秦末,当为后人续补。该书对纪传体的创立有所影响,司马迁作《史记》曾以该书为据。东汉末以来,宋衷、宋均、孙检、王氏等皆有注。宋代目录书不著录该书,高似孙《史略》说他曾有辑本,说明当时即已失传。清钱大昭﹑王谟﹑孙冯翼﹑陈其荣﹑洪饴孙﹑秦嘉谟﹑张澍﹑雷学淇、茆泮林、王梓材等皆有辑本,1957年商务印书馆汇印为《世本八种》。《世本·氏姓篇》记载:“谢,任姓,黄帝之后。”这是目前能够找到的、最早的一本有关谢氏来源的史书。比唐代林宝的谱牒姓氏学专著《元和姓纂》中“谢,姜姓炎帝之允(胤)申伯,以周宣王舅受封于谢,今汝南谢城是也,后失爵,以国为氏焉”的记述早了1200余年。因此,《世本》是一部隔“谢国”、“谢邑”时代在时间上最接近的史书,其可信度自然要比后来的其他史料记载显得要高一些。因此,黄帝裔曾经建立过“谢国”这件事绝不是空穴来风,其“谢国”人“以国为氏”这一点也是勿容置疑的。

                   孟春公后裔21世孙:谢思明  转载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谢氏网(www.xies5.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495576669@qq.com 谢氏网QQ群:333292127 粤B2-2010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