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谢氏文化 >> 文化研究 >> 内容

兼评谢肇华大作《为何谢氏家谱都定炎帝系申伯为始祖而不涉黄帝系》

时间:2018/10/20 9:40:30 点击:

  核心提示:评谢肇华大作《为何谢氏家谱都定炎帝系申伯为始祖而不涉黄帝系》广东 谢汉清...

2010年《中华谢氏》创刊号第70页,发表了谢肇华的大作《为何谢氏家谱都定炎帝系申伯为始祖而不涉黄帝系》(以下简称为“肇华文”)。余拜读后,对该文的说法不敢苟同,因其有悖史实,故予商榷。俗语说:“不怕不识货,最怕货比货”。余将浅议提出来,让广大族人共同研讨和识别。
一、 谢氏家谱对源流的记载有乱象,不可否定谢氏不涉黄。
1、 家谱只记本支脉的祖先,于何年何月何日从何地迁徙到现址开基、传承世系、族规、家训者有之。
2、 家谱记载谢氏族源有三:出自黄帝之后,炎帝裔申伯、卫州鲜卑族孝敬,本姓直勒氏,于北齐时改姓谢。此为多。
3、 家谱记载姜太公或姜太公长子吕伋为始祖的有之。《史记•齐太公世家第二》记载:吕尚封于营丘齐国,为齐太公。吕尚仙逝,长子吕伋继封齐国君。他们都未在谢地任过职,而且两地距离甚远。此说无依据,姜太公辖下一百多个的子姓国中没有谢国。
4、家谱记载姜太公生十三子出十三姓。第十三子,即所谓53世佐公姓申,袭封于申才有申姓。又传到62世宏道公生二子:长子申伯受姓谢,次子申甫仍姓姜,女适周厉王为后,此说广东、湖南颇多。
首先,我们看看《史记•齐太公世家第二》第1477页,开章就说:“太公望者,东海上人。其先祖赏为四岳,佐禹平水土甚有功。虞夏之际,封于吕或封于申,姓姜氏。夏、商之时,申、吕或封枝庶子孙,或为庶人,尚其后苗裔也。本姓姜氏,从其封姓,故曰吕尚”。所谓“四岳”,就是齐、许、申、吕。他们都是炎帝裔,虞舜时的伯夷之后。申、吕皆同宗共祖,因封地而“致邑立宗”而得姓。吕人也曾封甫侯,故“甫”也是吕。《诗经•崧高》“维岳降神,生甫及申”,此“甫”即吕也。由此可证,申不是姜太公的第十三子。申姓起源时姜太公还未出世。《史记•齐太公世家》1477页的注二:“吕在南阳宛县西”。注三:“申在南阳宛县,申伯国也”。注解上还说吕尚年轻时家境贫困,当过屠夫,在朝歌宰牛卖肉,在孟津开过酒店经商谋生。他视商纣无道,欲“去之”。吕尚曾游说诸侯,无人举旗反纣。闻周西伯名昌,贤而善养老。愿效命西伯。西伯名昌,姬姓,黄帝之第一子姓。吕尚为见西伯,在渭水垂钓三日三夜,得遇西伯。这就是“姜太公八十遇文王”的传说。西伯对吕尚说:“吾太公望子久矣”,从而,吕尚以“太公望”得号,本姓姜,故称姜太公。他又以牙为字,又称姜子牙。西伯昌拜吕尚为军师,共同伐纣灭商。西伯昌(文王)逝世后,武王姬发(西伯昌子)拜吕尚为师尚父,继续文王灭商之志。灭商后,吕尚封在山东营丘齐国,称齐太公。仙逝后,周成王封其长子吕伋继任齐国国君。没有史料说申是姜太公所生的子孙,因此,吕尚与吕伋不涉谢源。
二、 申伯何许人也:
《中华百家姓秘典》第748页有这样的记载:“申是炎帝后裔,姜姓。商末,孤竹国君的长子伯夷与弟叔齐投奔到周,到周后,反对武王伐纣。武王灭商后,他们逃避到首阳山,不食周粟而饿死。其后裔仍留在周朝。成王继位后,便封伯夷后裔于申(今南阳市),称申伯,是申氏之始祖。周厉王娶申伯之女为妃,生子静,即周宣王。”申伯为伯爵国是三等方国。申伯之女应是申伯妹,所以《诗经•崧高》中有“王之元舅”之句,周宣王才称申伯为大舅。
《史记•伯夷列传第一》第2123页记载:西周时称“伯夷与叔齐”有记载:“伯夷、叔齐,孤竹君之二子也。父欲立叔齐,及父卒,叔齐让伯夷。伯夷曰:‘父命也’,遂逃去。叔齐又不肯立而逃之。国人立其中子。於是伯夷、叔齐闻西伯昌善养老,盍往归焉。及至,西伯卒,武王载木主,号为文王,东伐纣。伯夷、叔齐叩马前而谏曰:‘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弑君,可谓仁乎?’左右欲兵之。太公曰:‘此义人也’。扶而去之。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遂饿死首阳山。”注二[索隐]“夷、齐之父,名初,字子朝。伯夷名允字公信。叔齐名致,字公达。解者云“夷、齐,谥也。”“伯夷、叔齐”是在其后裔与周厉王建立婚姻关系,而封于南阳市宛县为申国,已提升为贵族国戚,周王朝所赐的谥。他们别了墨胎氏姓而入赘于申,以封国为荣,以封地为氏,因申是虞夏时炎帝裔伯夷所出,周王朝在丧礼中,对于王朝三公及诸侯一级贵族实行赐谥读诔。故赐谥“伯夷与叔齐”。为什么叫“宗周”?周天子以宗法制度作为西周所有制度的核心。
而与吕尚同祖共宗的古申又如何?商末,吕、申之方国都是商的诸侯国。商末,纣王无道,吕尚效命西伯昌和武王东伐纣。申的族长申公豹带领申族兵马,扬言要誓杀姜太公,护纣保商。结果被武王、姜太公所灭。(《封神榜》有记载)这些作战的骨干们的亲属中的有生力量也会遭到诛杀。庶民中的老妪幼儿等遗民,成王时,把他们封于陕、晋之间的西申,还保留“公”爵级,派舜的后代陈胡公满去任申公,管理古申的遗民。续封了六任,到周孝王后就不见续封。(见《史记•三代世表》第501-503页)古申的结局又怎样呢?有史料交待:《孔氏春秋正义外传》和高士奇在《春秋地名考》卷十二都说:“申始封亦在周初矣,其后申绝。”由于在周厉王娶了原姓墨胎氏女为妻,成为周王室的国戚,周夷王和厉王为提升亲家的地位才选在南阳宛县(序山)下立一个申国,史称南申。这就是史学家称之为“兴灭国,继绝世”的举措。周夷王把国戚一族封到南申,伯爵,称申伯国,君主称申伯,古申是公,是两者的区别。申伯从此入赘于申“致邑立宗”受姓,在当时是非常荣耀的大幸,成为贵族集团成员了。这族新受姓为申,就是传世至今的申姓始祖。申伯女给周厉王室生了子“静”,后为宣王。周厉王“暴虐侈傲,国人谤王”、“三年,乃相与畔,袭厉王。厉王出奔于彘”、“太子静匿藏召公之家,国人闻之,乃围之。”召公“乃以其子代王太子,太子竟得脱”。可见,没有召公大义将自己的亲生儿子顶替太子静交被国人杀了,周王室就此断代而亡了。此后,因太子静年幼,“召公、周公二相行政,号曰‘共和’。共和十四年,厉王死于彘。太子静长于召公家,二相乃立之为王,是为宣王”。(见《史记•周本纪第四》第143-144页),谁是最有名有功之臣,一目了然。
周宣王把新征服的谢地赏赐给申伯,申伯国的疆土扩大了。周宣王,为申伯国晋升为侯爵国,自然国君为申侯。这个申侯可能是初封的申伯之嫡系第二或第三代人了。公元前782年,宣王46年时因中箭折背而死。《东周列国志》第二回第10页记载:“是夜王崩。姜后懿旨,召顾命老臣尹吉甫、召虎,率领百官,扶太子宫湦行举哀礼,即位于柩前,是为幽王。诏于明年为元年,立申伯之女为王后,子宜臼为太子,进后父为申侯”。周宣王子宫湦,是为幽王,娶申侯女为后。生太子宜臼。幽王三年,宠后宫女褒姒,“生子伯服,竟废申后及太子,以褒姒为后,伯服为太子” 。“幽王以虢石父为卿,用事,国人皆怨。石父为人佞巧善谀好利,王用之。又废申后,去太子也。申侯怒,与缯、西夷犬戎攻幽王。幽王举烽火征兵,兵莫至。遂杀幽王骊山下,虏褒姒,尽取周赂而去。於是诸侯乃即申侯而共立幽王太子宜臼,是为平王,以奉周祀。”时为公元前771年。(见《史记•周本纪第四》第147-149页。就这样,西周就被申侯毁灭了。这时距申伯占领谢国仅40年。)
公元前770年,平王东迁洛阳,是东周之始。平王为感谢外公,进申侯为公。申侯辞曰:“赏罚不明,国政不清,镐京亡而复存,乃众诸侯勤王之功;臣不能禁戢犬戎,获罪先王,臣当万死,敢领赏乎?”。
公元前688年,楚文王二年,伐申过邓,史称楚灭申。楚灭申未取消申国,楚只派彭、屈、昭等去申国担任申公,管理申国。楚王还多次会诸侯均在申地(原谢国之地)如:“会于申”、“盟于申”或“过申地”,此时,申已脱离周王朝的统治,变为楚属申地。公元前529年,楚灵王时,为防申人反楚,实行了“迁申于荆”,将部分申人迁到荆地,削弱申人反楚的力量是楚人的明智。楚为熊姓,也是黄帝的后裔,古有熊国在今新郑一带,即“西射之南”。(射即谢国最早的洛西立国)。申国有兵,但由楚人指挥和调动。公元前539年齐国也被田和取替,中断了姜太公子孙世袭。后来“四岳”走向衰弱,申统治者转变为被统治者。《诗经•王风•扬之水》有“不与我戍甫”、“不与我戍许”和“不与我戍申”的诗句。可见这首诗出于齐国灭亡之后,戍卒思归的感叹!公元前594年,“楚围宋之役,师还,子重请取申、吕以为赏。王许之。申公巫臣曰:‘不可,此申、吕所以邑也,是以为赋,若取之,是无申、吕也,晋郑必至于汉。’王乃止”。
按照西周宗法制度的约束,申伯国建立后必须祭祀姬姓的宗庙。楚灭申后,申人就转为祭祀熊姓的宗庙,不知楚国的制度是否与西周相同,笔者不敢贸言,只一提而已。否则,谢人仍然是拜申的宗庙,成为申伯统治下的子民,至秦灭东周,至公元前249年,拜申宗就拜了561年。难怪谢人被灭国后,更为弱小,又被感化“诚归”,“忠君”,而在西周宗法制度的强制下,祀申宗习以为常,久而久之,把申伯讹为始祖。其实,申伯是占领谢地统治谢人的申国君主。
三、 从射到谢的形成当在洛西:
1、关于谢姓的形成:“肇华文”也坦然说出“谢姓最初形成时间当在华夏形成的传说时代。”谢源于射,这是史学界和有识之士所共识的。《史记•五帝本纪第一》第10页[集解一]皇甫谧曰:“受国于有熊,居轩辕之丘,故因以为名,又以为号。《山海经》曰:在穷山之际,西射之南”。这射就是谢的前称,正符合《山海经•中山经》所说的洛水与谷水支流的谢水。从射到定姓立国是在大夏时代形成的。当在公元前二十一世纪,宗为黄帝的少子禹阳,分管在任姓所建十国(十族),第一为谢国。这十国散布在黄河流域。翟文明编著的《中国姓氏地图》之“姓氏肇源图”,谢姓发源地标在洛阳。到商末周初徙至周国的南方。河南省南阳地区地方史志主任肜良翰在《谢国、谢城、及谢氏源流考辩》和湖南省社科院何光岳先生在《谢国的来源和迁徙》的论文中都说:谢人为黄帝任姓之裔。在商末周初居洛阳以西的洛水支流的谢水,故名谢。周公营洛邑时将罗、密、微、谢等国移封于南方,谢国也转封到南阳。(南阳这个地名秦时始置南阳郡,管辖范围如今地级市——笔者)。笔者还认为,可能在商末,西伯被纣囚释时,《史记•周本纪第四》第116页“西伯乃献洛西之地,以请纣去炮格之刑,纣许之”。将上列各方国迁到周国的南方。谢国地处楚国与周国南土之间地带被称为“淮夷”之地,谢国处与“淮”有关的地方,与邓国相近的地方,也近申国,秦时均属南阳郡管辖。由此可证,谢国的形成,不是在南阳市东西谢营一带为中心形成“谢国”。南阳宛县是南申伯国的封国所在,不涉谢国所移封之地。谢姓与谢国不是在南阳宛县形成。
2、“肇华文”说黄帝系的谢姓族群“但此谢系到周初已经失姓”。这个说法是空穴来风。西周建立在公元前1046年。史学家都说,在周成王平定殷的叛乱,完成分封诸侯,称为周初。谢人失国在西周末公元前810年,在西周存在230年之久,失国40年,西周就被申侯所毁。南申在西周还不足200年。难道“肇华文”连周初周末都分不清,还是以时间倒置来混淆视听,使族人更加懵懂,以达贬低谢姓历史渊源呢?
3、“肇华文”说黄帝系谢氏族群“好景不长,到周代,原先的谢姓族群失了“国”,成为庶民,因而也失去了谢姓,变成了无姓之人。究其原因,完全是周代的政治制度的社会变革造成的”。
“肇华文”为什么不向族人交待西周的政治制度和社会变革情况,而大谈失国就失了姓,“变成了无姓之人”?
谢姓族人的谢国在西周存在230年,而从谢国谢姓的形成早过西周王朝和南申国,一千年以上,还算“好景不长”吗?西周存在276年寿终了,西周立申伯国约于公元前870年到公元前688年,只存在182年。楚国只灭了其行政管理权(王权),此时的申国为楚属申地。这时的申伯是由黄帝系熊姓统治,之前,在西周属黄帝系姬姓统治。
4、谢人失国就变成无姓之人吗?非也!谢人定姓立国于夏朝,到公元前810年失国,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谢”,这个姓氏符号已根深蒂固地植在族人的骨子里。只是数百年禁拜自己的祖先,又因那时还没有通用文字作书写记录,十代以后,先祖可能被后人遗忘,而自身是“谢”的血统却一千年也不会忘掉,就像国外华侨,入了当地国籍,在侨居国任了高职,他也忘不了自已是华裔。“肇华文”也会说“姓不变而氏可千变万化”。这就说对了,所谓“变成了无姓之人”是欲盖弥彰。不过,这是“肇华文”的出尔反尔,自相矛盾而已。
历史学家也有说,谢人在西周统治时期,从广义来说,此时是姬姓统治,各诸侯国任何人等都得承认周天子为其共主,默认与其的血缘关系,祭祀周宗。所以,有人称此时的谢人为姬氏谢人。周宣王征服了谢国谢族,赏赐给了大舅申伯,谢人长年累月都得祭祀申的宗庙,此时,谢人又会被称为申氏谢人(古代的殖民色彩);公元前688年,楚文王伐申后,申人失去了统治权,为熊姓楚国统治,已脱离了西周的统治,此时的申人应为熊氏申姓。谢人也还原于黄帝系。
“氏”的变化是随着被统治时对统治者的“忠诚”而有变化。炎黄大战后,黄帝族任姓分管或称所建的“十国”或称“十族”(那时是“万邦”时代)中的第五就有“吕”,当时也算任姓后裔。但是,后来的吕尚,效命周西伯和武王伐纣灭商,成为西周的开朝元勋。尽管如此,吕姓始终还是炎裔伯夷“四岳”之后,本姓姜氏。这种现象延到北齐有个杨忠,因突厥统治而称弘农杨忠,到北周时又改为(与鲜卑族统治有关)普六茹氏杨忠;其子杨坚夺北周立隋,建立了隋帝国,此时的杨坚去掉了名字前带殖民色彩的“普六茹”,本是汉人,称杨坚。又如百年前,香港沦为英国殖民地,港内到处挂的是“米”字旗,行政长官每年都赴英国述职。这时俗称姓“英”。1997年7月香港回归中国,此后,香港永远都姓“中”了。北齐时鲜卑族姓直勒氏的孝敬,视东晋谢族为名门望族而弃原姓易姓谢。西周,原姓墨胎氏的“伯夷与叔齐”的后代,因与西周王室建立了婚姻关系,成为国戚。周天子给这族人“致邑立宗。”所以,他们别了墨胎氏姓,而姓申。可是,他们的这一段姓氏渊源始终被历史记录下来。“肇华文”说谢人失了国就失去了姓,变成了无姓之人,是有悖史实和违背伦理观念的。
5、西周的宗法宗制度,王权与族权,强制性推行从以血缘关系为主的社会组织关系,演变为以地域为主的社会组织关系。比夏、商时更为推进。由赵毅、赵轶峰合编的高等重点教材《中国古代史》第181页说此举为西周宗法制度的核心。“但是,在我国早期文明社会,血缘关系始终没有退出历史舞台。相反,它在维系人群方面所具有的巨大潜力,一直被先民们不断利用着。例如,在夏代的政治舞台上,就活跃着众多的政治集团,也是以氏族或宗族为单位的……这些以族、以宗为单位的人群,显然都是从商代遗留下来的各类血亲团体。血亲团体一直是夏、商、周三代社会中最基本的人群组织单位。”这种传统的血缘关系会导致谢人变“无姓之人”吗?华夏姓氏源流研究中心主任袁义达研究员在《姓氏的科学与文化》论文中说:“所谓‘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一般说来,中国人的子女很少继承母亲的姓氏,也很少以某种原因改为其他姓氏。”(原载《全球谢氏通讯》第19期49页)
“西周时期宗法制度的核心内容之一,便是嫡长子继承制”。由嫡长子传下来的“这个宗系是大宗”,“大宗的宗子,在宗族中享有最大的权力”。西周,“周王是大宗,诸侯是小宗。在诸侯国内,嫡长子继承的国君是大宗,其余庶子被分封为卿大夫,相对于诸侯国而言,则是小宗。卿大夫家内,嫡长子是大宗,其余庶子则是小宗。这就是“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和“封略之内,何非君土;食土之毛,谁非君臣”。全国土地、人民都属于周天子。周天子对同姓或异性诸侯国的疆界大小,奴隶人数多少,按赐封的爵级:公、侯、伯、子、男来册封。”西周的王权还有“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见赵毅、赵轶峰合编的《中国古代史》西周篇)。这就是古代封建、奴隶社会的制度。
6、谢国被灭的惨状:古谢国自洛阳之西被迁徙至何处?依多个迹像可测,属周的南方,地处楚、周边界之间,被称为“淮夷”,可见与“淮”字地缘有关;近邓又近申的记载。今“肇华文”说:古谢国在今“宛城区东、西谢营一带(原属南阳县)为中心,形成“谢国”。可是,东西谢营的谢人于明朝从山西洪洞迁入能称谢姓谢国形成的祖源地吗?《史记•齐太公世家第二》第1477页记载:注二[集解]“徐广曰:吕在南阳宛县西”。注三[索隐]“《地理志》申在南阳宛县,申伯国也。吕亦在宛县之西也。”《史记》清楚地记载申、吕的所在地,并无记宛县有谢国。申伯为伯爵,疆土应有七十里。《史记》和文献的记载为史学界和谢族人寻觅古谢城的所在提供了一些蛛丝马迹,不容胡说。由南阳籍谢庆华、陈长怀、谢长海合著的《南阳地名姓氏文化谈》上册第五页开头语中引古人云:“居其地而不能举其地之故,祭其祖而不知其祖之出,君子耻焉”。
谢国和其他几个小国被迁到楚、周之间的地带,因“山高皇帝远”,受两国的影响,虽两大国都是黄帝后裔,因意识不同,各自为政。他们的制度,国人的赋税和生活状况深受影响。特别是在厉王暴虐时期,加上天灾,收成不好,得不到周王朝的体恤,积怨欠赋,或有存心归楚之嫌。据《新编中国历朝纪事本末•先秦卷上》193页叙述;“宣王从公元前826年开始,对南方的荆蛮和东南的淮夷主动出击。宣王命令方叔带兵攻打荆蛮,召虎攻伐淮夷,尹吉甫征伐徐夷。直到公元前810年,经过艰苦的战斗,打了数不清的战役,才把这些部落征服,周宣王把这些新征服的地区赏赐给召虎、申伯、仲山甫等有功之臣”,又“征伐南国后,宣王曾裂土分封,如命其舅申伯作邑于谢”。从此,谢人失国,成了亡国奴。
征战中,被征的方国是很惨烈的。“周宣王与北方、西方、东南方各少数民族的战争,在铜器铭文中也多有记载。《兮甲盘》的铭文记载,兮甲随周宣王出战北方严狁,砍了不少敌人的人头,抓了许多俘虏。归来后,又接王命,征伐淮夷,他向淮夷征收贡物,包括布帛、冠服和奴隶。他们对南淮夷软硬兼施,威胁他们说:“如果不服从命令,就要出兵镇压。”兮甲就是尹吉甫。《召伯虎簋》铭文记载了召伯虎伐淮夷取得胜利。当他回到镐京,宣王为他举行献俘报捷告庆典礼。宣王时期的另一件铜器《师寰簋》铭文也曾受宣王之命,征伐淮夷。他老成持重,指挥得当,用兵神奇,屡立战功,斩获了不少敌人的首级,抓到了一批俘虏。”从文物铜器铭文的记载中,宣王派了三个大臣去征战淮夷,许多族长和顽抗者被斩了头,带回镐京领赏。谢国就这样被灭,谢人被压服而“诚归”,做了申伯的“庸”。谢人是多么悲惨啊!
虽然谢人依西周的宗法制度的约束,长期拜申的宗庙,强迫入族(氏),但谢姓是永远都伴随着后人历代传承,同时,文献、《诗经》、《世本•氏姓篇》都还记录了这些史实。《世本》是我国最早在战国后期成书记载姓氏来源的史书。说:“谢,任姓,黄帝之裔”。
7、周宣王把新征服的方国,以奖品的形式赏赐给有功之臣,谢国的疆土赏赐给申伯。召虎在谢地上为申伯建了新申都和宗庙,立的仍是申国。重新丈量疆土,加上原封申国之地,为晋升申伯爵级为“侯”作好准备。但“肇华文”却说:“是宣王对申伯的改封,是将申伯调离原申国,派到更紧要的地方另建一个邦国”。这个新的邦国叫什么?叫“申都城”!到公元前688年楚灭申后,楚灵王多次在新申都上与诸侯“会于申”、“盟于申”、或过“申地”,却不见说:“会于谢”、“盟于谢”或“过谢地”。申伯迁都城,不是另立“邦国”,而是在谢地筑申都城。
8、“肇华文”说:“申伯改封谢地之后,其随迁的子孙自然为谢氏”,“直到后来,才彻底脱离姜姓,专一以谢为姓氏”,这也是“肇华文”为申伯后人“封”的。如果申伯的庶子孙都改姓谢,为什么不叫谢国而叫申国,立的是申宗?
1985年,唐河县侨办为回应广东省侨办和泰国侨领谢其昌的寻根,邀请了几位有学识人士进行考察,其中一位是在南阳工作的申姓学者申光亚先生撰写了《古谢邑今址考》文中说:“谢邑与谢姓是申伯迁封之前就早已存在的。申伯因为是世代勋戚,迁封之后也不再改姓谢了。相反,‘因是谢人,以作尔庸’说明,原谢氏族人与谢邑就作为申伯的奴隶与附庸了”。南阳籍著名《百家姓》学家谢钧祥在《谢姓宗族文化典故》论文中说:“申伯从来也没有姓过谢”。
南阳人谢庆华、陈长怀、谢长海合著的《南阳姓氏文化谈》上册47页引《晋书地理志》“谢族被灭于西周末年,周宣王把这名存实亡的谢地又并封于大舅申伯了,谢地被姜姓申伯所占有”。这是“占领”而不是在那里另建一个“邦国”,在谢地上建了申的宗庙,立的又是申国,申伯随迁的子孙会违反伦理,违反西周的宗法制度,脱离贵族家族而跟亡国奴的“庸”同姓吗?一万个不可能。历史学家和南阳地区的学者都说:“谢人与申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在此不一一列举了。试问,与谢人没有血缘关系,能成为谢姓人的始祖吗?数典忘祖,真悲哀啊!
谢肇华于2008年1月1日在《全球谢氏通讯》十七期发表的《为什么确认南阳谢营为谢氏发祥地》中说:“申伯封谢后,按照中华先民的远古文化,遂以地为氏。因为他是我谢氏先民中流传并能考出的最早最有名的人物,所以,我们尊他为始祖”。《东周列国志》第二回尾段记载:石父与幽王奏曰:“申侯本无他功,因后(幽王娶申伯女为王后——笔者注)进爵。今后与太子俱废,申侯亦宜贬爵,仍旧为伯。发兵讨罪,庶无后患。幽王准奏,下令削去申侯之爵,命石父为将,简兵搜乘,欲举伐申之师。”可见,申伯全凭国戚之誉,并无立战功的记载。可是时隔二年,却又说:“申伯的随迁子孙自然为谢氏”,“直到后来才彻底脱离姜姓,专一以谢为姓氏”,按照肇华文的说法,申姓从此消失了,奇哉!这是“肇华文”的“创新”。前后对比,杜撰历史真离谱也。这就是“肇华文”之“新谢”之说。
9、关于祖源地问题,慎终追远,是个严谨的问题。阳夏唯一“唐谱”以缵公为一世祖。魏国典农中郎将谢缵、谢衡后裔的祖源地是古阳夏,今太康县。二00八年六月十六日,河南省人民政府发出红头文件,豫政[
2008]36号,公布第五批文物保护单位中第30个就是谢缵墓。并说:“谢缵是谢姓见于记载最早居住在河南的谢姓祖先”。这就点明谢缵、谢衡的后裔,祖源地就在太康县老冢镇西谢堂村。
上文如有不妥之处,敬请方家及有识之士赐教。

作者:谢汉清 来源:谢汉清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谢氏网(www.xies5.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495576669@qq.com 谢氏网QQ群:333292127 粤B2-2010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