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谢氏人物 >> 内容

谢氏名人传

时间:2017/2/21 17:58:15 点击:

  核心提示:谢氏名人传作者:谢仕荣 美国友邦保险有限公司董事长...

 
谢缵(?—公元282年)  陈郡阳夏(今河南省太康县)人。东晋名相谢安的曾祖父,东汉末期时人,楚灭申时由谢城(唐河南阳一带)迁居阳夏谢家堂(原名吉迁里)定居,为官后寓居洛阳。配孔氏,二子,衡、澄。三国曹魏将领,授四品官位,秩禄二千石。曾任三国魏典农中郎将,他教民耕种,岁岁五谷丰登。种树艺桑,处处绿野平畴。当时魏蜀吴三国争霸,谁能统一天下,还未可预卜。除了兵强将勇,谋略得当外,还必须有充足的粮秣供应,即俗话说的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诸葛亮六出祁山,但终因粮草不继而撤兵,而谢缵任魏国的典农中郎将后,兵强马壮,粮草充足,最终打败了吴、蜀两国,三分归为一统,谢缵功不可没。太康三年(282年)卒于洛阳任上。在朝任博士的儿子谢衡辞官扶柩归故里,葬父于陈郡阳夏谢家堂(今河南省太康县老冢镇谢家堂村),是阳夏谢氏开基创业之始祖。陈郡阳夏遂为谢姓肇兴之地和郡望之一,谢缵墓碑现为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谢衡(约255—320)  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县)人,谢缵之子。谢缵世居阳夏,三国时任曹魏的典农中郎将,教民稼穑,筹集粮草,立功甚多。太康三年(282)谢缵卒于洛阳,在朝廷任博士的谢衡辞官葬父于阳夏谢家堂村,结庐墓旁,为父守丧三年。在此期间,素服攻儒学,见解精辟,誉满京都。太康八年(287)任国子监祭酒,挥麈讲儒术,成为当时满腹经纶的硕儒。晋武帝司马炎对他甚为赏识,曾有赐赉。天子赏赐臣下,被除视为旷古恩典,谢家阖府庆贺。惠帝司马衷即位,是一位白痴,大权落在皇后贾南风手中,谢衡升为太子少傅、散骑常侍。但这些官职均是虚衔,无任何权力,谢衡名为升官,实为降职。悒郁不得志的谢衡把臂入林,与七贤之一的王戎相交,后又恶其吝啬而与之绝交。永嘉五年(311年)“永嘉之乱”发生,这年六月北方的少数民族刘曜、石勒等率兵围攻洛阳,怀帝司马炽被掳,后被杀死。刘曜等焚烧宫庙,逼辱后妃,百官士庶死者3万余人,洛阳到处是断壁颓垣,一片瓦砾,谢衡的家乡阳夏也成了干戈攘扰的战场。中原板荡,无法居住,大批士族南迁,谢衡全家也跋山涉水,由陈郡阳夏来到了山水迢递的始宁(今浙江上虞县)东山会稽,以作求田问舍之计。他死后葬于始宁,是东山会稽开基创业之祖。
谢鲲(280—323)  陈郡阳夏人,字幼舆,谢缵孙,谢衡长子。他少年时玄学盛行,清言玄谈在士大夫中蔚然成风,不谙此道便不能进入名士行列。谢鲲自幼受的是儒家教育,与玄学格格不入,为进入名士行列,年龄稍长后便钻研《老子》、《庄子》、《易经》等玄学书籍,他本聪慧颖悟,性格又豁达开朗,很快便成为玄学名士,受到当代名流王衍等的赏识。惠帝太安年间,长沙王司马乂杀齐王司马冏,入朝辅政,嫉妒谢鲲的人说他对司马乂不满,准备逃离洛阳,司马乂大怒,欲鞭笞他,谢鲲并不分辩,俯地受刑,司马乂知是冤枉,便放了他。惠帝永兴年间东海孝宪王、太傅司马越攻灭其他诸王,入朝为相,独擅朝纲,为扩大政治影响,提高自己声望,笼络名士谢鲲为其下属,谢鲲迫于权势,虽不敢却聘,却不到相府任职,司马越一怒之下将其除名。社会名流王玄、阮修等为他鸣不平,谢鲲则意气自若,毫不介意,照旧鸣琴鼓瑟,引吭高歌。司马越再次辟他为掾,转参军,谢鲲以病辞,离开京都洛阳,迁往豫章(今江西南昌)。司马睿在建康(今江苏南京)重建晋朝,是为元帝。元帝任王敦为左将军讨伐叛将杜涛,王敦驻兵豫章时,聘谢鲲为长史,两人相处甚好。随着王敦地位的升高和权势的巩固,渐有不臣之心,谢鲲知道劝说无用,便优游林泉,不屑政事,常与阮放、毕卓、羊曼、桓彝等7人散发裸体,闭室酣饮,时人称之为“八达”。一次王敦派谢鲲出使朝廷,当时还是太子的晋明帝司马绍在东宫相召,对他十分敬重。司马绍问他:“卿自谓何如庾亮。”
谢鲲答:“端委庙堂,使百僚准则,鲲不如亮。一丘一壑,自谓过之。”意思是说,立身朝廷之上,做百官的表率,自己不如庾亮。但淡薄名利,遨游山水,一丘一壑之间,则超过了庾亮。王敦打着清君侧的旗号谋反,谢鲲委婉地加以劝阻,王敦想让他出任豫章太守,以免他再发表反对意思,但又倚重他的才干,不放他赴任。王敦入朝后气焰熏灼,杀人任情,晋元帝被迫封他为丞相,领江州牧,进爵武昌郡公,王敦却不入朝拜见元帝,谢鲲进谏,王敦不纳,率部奔武昌。谢鲲至武昌后,不愿再在王敦手下任职,王敦便让他去豫章赴任。谢鲲在任豫章太守期间,为政清廉,正直无私,颇受百姓爱戴。后拜尚书仆射,镇西将军,卒年43岁,被追赠为太常寺正卿,谥“康”。葬于建康南梅岭石子冈戚家山上。
谢裒(公元283—353)   陈郡阳夏人,谢缵孙,谢衡次子。妣庄氏,子六:奕、据、安、万、铁、石。东晋著名将领,都督兵马大元帅,授一品官位(加金章紫绶)。初除王府椽,转参军,迁都尉,擢太常寺正卿,复为张重华侍从主簿,晋永和二年寻迁中坚将军,官丹阳太守,勋封福禄伯、侍中、吏部尚书。晋永和三年(347年),都督征讨诸军事,加使持节。拜军师将军,转太尉府左长史,加行将军,复军正将军,迁酒泉太守。晋永和九年(353年),都督征讨监中外诸军事,又加使侍节。擢大司马等。授征西大将军,加领卫将军。永和九年(353年)卒。晋穆帝追赠为太常寺正卿,卫将军,开封仪同三司。
谢尚(308—357)  陈郡阳夏人,谢鲲次子,字仁祖。7岁时他的兄长亡故,他悲痛异常,致祭行礼,一如成人,亲友们都惊异不已。8岁时便见解不凡,谢鲲常带他会见宾客。一次客人称赞他聪明懂事,很像当年的颜回。谢尚脱口而出说,座中没有仲尼(即孔子),怎么会有颜回?孔子是颜回的老师,因此谢尚如此回答。在座的客人无不为他的幽默机智折服。
谢鲲去世时,谢尚只有10岁。来吊唁者很多,谢尚从容应酬,毫无窘迫之感,来的人都很满意。当时任司徒的王导对他很器重,把他罗致在幕下,让他承袭其父咸宁亭侯爵位。谢尚初次拜谒王导时,王导正举行宴会,随口对谢尚说,听说你能跳鸲鹆舞,能给宴会助兴吗?谢尚欣然从命,穿起彩衣就当场舞起来,他俯仰自如,边唱边舞,赢得了满座喝彩。
谢尚当西曹属官时,朝廷上发生一件事,战乱中有些人与父母离散,朝廷规定凡不与父母家小在一起的人不准做官。很多人对此规定不理解,认为即使与父母家小离散,这与当官没有关系,不让出任太苛刻。谢尚则认为,连这种关系都处理不好的人,怎能指望他处理好国家大事呢?正直的人决不会贪图失去父母妻儿的代价去追求荣华富贵,用这样的人当官必然会助长奔竞舞弊之风,他的意见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
不久,谢尚从西曹属转为会稽王友,入补给事黄门侍郎。西曹掾是有资格开府的官员属官,给事黄门侍郎是大一点的官职。再任建武将军、历阳(今安徽和阳)太守。桓温也很赏识他,他曾为桓温抚筝唱歌。安西将军庾翼率兵镇守武昌,谢尚曾前去磋商军事,庾翼说,听说你射箭技术不错,你若能射中靶心,就把我的鼓吹(军乐队)送给你。谢尚弯弓搭箭果然一箭中的,庾翼也不食言,把鼓吹送给了谢尚。康帝建元二年(344)江州刺史庾冰病故,朝廷命谢尚接任豫州四郡并任江州刺史。但庾翼对这一决定不满,抢先还镇夏口(今湖北武汉市黄鹄山上),接管了庾冰的部队,以兄庾冰之子庾统为寻阳太守(今江西九江西)。谢尚在江州无法立足,只得仍回历阳。
大司马桓温欲北伐中原,派将领经营北方,谢尚被派往寿春(今安徽寿县)。他在寿春与大将军荀羡等开垦荒田千余顷,以作军储。由于大臣殷浩从中作梗,桓温屡次请求出师经略中原,均未获得批准,原来是殷浩怕他功劳超过了自己。桓温忿然率军屯驻武昌,建康城中一片混乱,幸亏有人斡旋,一场战争才得以避免。
不久,朝廷欲荡平关、河、以殷浩为中军将军,都督扬、豫、徐、兖、青五州军事。殷浩以安西将军谢尚,北中郎将荀羡为督统。羌族酋长姚弋仲原是后赵大臣,后赵为冉闵所灭,姚弋仲不愿臣属冉魏,临死前嘱其子姚襄归晋。弋仲死后,姚襄在寿春谒见谢尚,并陈述归降之意,谢尚以诚待人,两人欢若平生,姚襄顺利归降了晋朝。谢尚部下有个叫张遇的将领,原是冉闵手下官员,率众降晋,他认为谢尚没有尽到抚慰之责,便占领许昌反叛。谢尚、姚襄率兵攻许昌,苻建也派兵2万相救,两军在颍水之滨展开了激战。结果谢尚战败,损兵折将1.5万人,逃往淮南。殷浩得知谢尚兵败,退屯寿春。谢尚因兵败被交付廷尉治罪,但其时康帝皇后褚氏临朝执政,她乃河南阳翟褚裒之女,其母谢氏是谢尚的妹妹,皇后本人便成了谢尚的外甥女。靠着这层关系,谢尚未受到什么惩罚,仅降号为建威将军。
谢尚北进时曾派建武将军、濮阳太守戴施占领枋头(今河南浚县西南淇门渡),适逢邺(今河北临漳西南)地发生饥荒,冉闵之子冉智与大将蒋干准备降晋,派个名叫刘猗的人向谢尚请求帮助,先求见戴施。戴施知道冉闵手中有传国玉玺,便通过蒋干弄到了手中,然后向谢尚报告。谢尚派人将玉玺护送至京师建康,接着又攻破许昌,打败苻健将领杨平。朝廷大为高兴,授他为给事中,赐轺车,鼓吹,戍守石头城。给事中备天子顾问应对,轺车是显贵者才有资格乘坐,鼓吹是军中之乐,赐给有功者。一日深夜,谢尚在长江泛舟赏月,遇见祖籍阳夏的袁宏在运租船中吟诗,便邀他过船论诗,谈得甚为投机,以后便荐引他参与军事。
永和九年(353)谢尚升任尚书仆射,都督豫、扬、江西诸郡军事。后来他既领重兵,又任刺史,镇守历阳。次年江西流民造反,京师震动,谢尚匆忙赶回建康,局势稳定后,又回到历阳。他上表请求入朝,天子准他在京师署仆射事,为时不久,又进号镇西将军,镇寿阳。他在寿阳召聘懂音乐的人采石制作石磬等乐器,以备大乐采用。桓温北伐中原收复洛阳后,让谢尚都督司州诸军事,镇守洛阳,但谢尚因病未能赴任,后来又让他都督豫、冀、幽、并四州军事,他此时病情已重,更无法成行。不久即在历阳去世,终年50岁。
谢奕(310—358)  谢缵曾孙,谢衡孙,谢裒长子,字无奕。谢裒是谢鲲之弟,他有6子,谢奕居长,谢据、谢安、谢万、谢铁、谢石和他是亲兄弟。谢奕很小时便已出名,刚成年就当了剡(音善)县(今浙江嵊州西南)令。一次,一个乡下老翁犯法,谢奕突发奇想,不用刑法治他,只是罚他饮用醇酒。老翁已醉,不胜酒力,谢奕仍固执地罚他饮酒。7岁的谢安身著青布裤,坐在兄长膝旁,看他办理公案。见老头可怜,便为他求情说:“阿兄,老翁可念,何可作此!”谢奕见弟弟小小年纪便有怜悯之心,不禁汗颜起来,改容说:“阿奴欲放去邪?”谢安点点头,谢奕便放了那个老翁。
谢奕与桓温交情不浅,桓温任徐州(今江苏镇江)刺史时,谢奕当晋陵(今江苏常州)太守,两人时有过从。不久桓温调任荆州(今湖北江陵)刺史,上任前到谢奕处辞行,颇有恋恋不舍之意,谢奕并未觉察。谢奕弟弟谢据之妻王氏却看出了奥妙,对丈夫说:“桓荆州对兄长如此殷勤,必有用意,莫非晋陵要同他一道去吗?”果然不久谢奕就被调往荆州任安西司马。谢奕既与桓温朝夕相处,谈笑吟咏无拘无束,衣著也不大讲究,常常借着酒醉,把那些繁文缛节的礼仪都免掉了。桓温也不介意,常指着谢奕对人说:“这是我的外方司马。”谢奕常逼着桓温喝酒,直到酩酊大醉,方才罢休。一次桓温为躲酒藏入妻子南康公主的卧室,谢奕不见桓温,携酒来到厅堂,拉着桓温的卫士同饮,还说“失一老兵,得一老兵,又有什么关系!”谢奕堂兄谢尚死于豫州刺史任上,当地百姓甚为怀念他,朝廷上下议论说,谢奕威望素著,必能继承乃兄之志,于是被任命为安西将军,都督豫、兖、冀、并四州军事。但不到一年,他便撒手人寰,朝廷追赠他为“镇西将军”。
谢安(320—385)  字安石,陈郡阳夏人,谢缵曾孙、谢裒第三子。谢安故里(太康县老冢镇谢家堂村)现为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谢安自幼聪颖,4岁时便被谯郡名士桓彝赞誉为“风神秀彻”,少年时便显露出了才华,喜行书,好赋诗,颇享盛名,就连宰相王导也很赏识他。19岁时谢安被王导任命为佐著作郎,辞而不就,在会稽始宁常与书法家王羲之,支遁和尚等游弋山水,吟诗作词,无意出仕。扬州刺史庾冰多次敦请,想把他罗致幕下,谢安勉强前往,只一个月便辞官而归。后来朝廷多次征辟,皆不就。他的妻子劝他说,大丈夫不该沉溺山水,应该积极出仕,谢安说:我不想做官,恐怕将来还是免不了啊!40岁时,安兄谢奕、从兄谢尚先后辞世,弟谢万受命北讨,兵溃单骑逃归,被废为庶人,门户中衰,谢氏家族的社会地位,经济利益都会受到损害,要保持家门富贵,谢安只有出仕一途。升平四年(360),41岁的谢安被镇西大将军桓温辟为司马,从此建功立业,孝武帝时从小到大至宰相,故世有“东山再起”之语。不久朝廷任命他为吴兴(今属浙江)太守。在任时称誉者不多,离任后百姓都很怀念他。后来谢安被调入朝中任侍中,转任吏部尚书,中护军。中护军是领兵之官,资历深者为领军、护军。资历轻者为中领军、中护军。
咸安二年(372)七月,简文帝病重,桓温推荐谢安入朝辅佐太子。简文帝崩逝,桓温率军进京,专擅朝政。他见孝武帝年轻,要求赏给“九锡”(九种物品),意在篡国。谢安采取拖的办法,挫败了桓温的阴谋,桓温不久死去。谢安任宰相后,调和朝内各种矛盾,其为政务举大纲,不为小察,时人比安于王导,而谓其文雅过之,稳定了东晋政权。当时前秦势力强大,苻坚踌躇满志,打算灭晋统一全国,并出兵攻陷了今陕西、四川、湖北三省的一些地区。为加强防御,谢安竭力协调各方面的力量,并派遣侄子谢玄坐镇广陵(今江苏扬州)。太元八年(383)苻坚大举南下攻晋,自长安出发,戍卒60余万,骑兵27万,前后千里,晋室朝野震恐。赖谢安运筹帷幄,以谢氏家族督练的北府兵为主力,出奇制胜,取得了淝水之战的胜利,使晋朝社稷转危为安。晋军又乘胜追击,北伐中原,一度收复河南失地。太元十年(385)谢安因受孝武帝与会稽王司马道子的联合排挤,决意交出权柄离开京城建康,出镇广陵,不问朝政。他打算过一段葛天氏之民那样无忧无虑的生活。因此制作了泛海之装,待一切都安排就绪之后,由水路回到东山。七月间忽然生病,要求回建康疗疾,得到朝廷批准。八月二十二日,一代名相谢安溘然长逝,享年66岁。赠太傅,谥文靖,追封庐陵郡公。葬于建康城南梅岭,因被陈文帝次子始兴王陈叔陵掘墓葬其母,由长城令迁葬于浙江长兴县三鸦岗。
谢万(321—361)  字万石,陈郡阳夏人,谢安胞弟。幼年聪慧过人,气度虽大不及谢安,但善于炫耀,因此知名较早。他擅长为文,曾写过一篇《八贤论》对古代4位隐士,4位显宦的情况作出分析,认为洁身自好,遁迹山林的人才是情操高尚的,一走入仕途其思想境界就低下了。当时的学者孙绰对这一论点提出反驳,认为一个人的人格高下与做官无关,当了官公忠体国,一样值得人们钦佩。谢万还和一个叫蔡系的人到征虏亭送客,两人因事争论,蔡系气极,把谢万从床上推了下来,连帽子都摔掉了。谢万不愠不怒,拍掉尘土,又坐到床上,平静地说,你这一推几乎摔掉了我的脸面。蔡系说,你本来就不考虑脸面嘛!后来两人都不计较此事,和好如初。
咸康七年(341),20岁的谢万被王导任命为司徒府掾,不久改任右西曹属,他辞而不赴。简文帝司马昱当宰相时闻知谢万大名,召他为抚军从事中郎。谢万头戴白纶巾,身披鹤氅,脚登朝靴前往拜见。这种不衫不履的打扮颇不合时宜,司马昱没有怪罪他,两人谈得很投机。谢万的岳父王述任扬州刺史,谢万听到有人议论说他傻,为了验证这话是否真实,竟头戴白纶巾,坐着轿子直闯王述的衙门,质问他别人的议论是否属实,弄得王述哭笑不得。
谢万的仕途还算顺利,年纪轻轻便当上了豫州刺史兼淮南太守,都督豫、冀、司、并诸州军事。其实谢万并非将帅之器,让他率兵确非用其所长。王羲之曾写信给桓温说,谢万的确是满腹经纶,若使他立于庙堂之上,参议朝政,会是一名人才。而今弃其所长,用其所短,肯定是不妥当的,谢万难以担当如此重任。但是谢万刚刚任职,是否胜任还不得而知,桓温不便遽然改调谢万他职,未采纳王羲之的意见。王羲之见桓温没有动静,便给谢万去信,希望他研究韬略,团结将士,争取在北伐时打胜仗。此时的谢万正踌躇满志,打算建千秋不朽之业,且自恃才高,听不进不同意见,见了王羲之的信,只是一笑置之,不以为意。谢万的胞兄谢安对谢万恃才傲物,不善团结部下的缺点看得非常清楚,内心非常忧虑,便主动出面,抚慰谢万部下的将官。又对谢万说,你是此次北征的元帅,应和部下将领搞好关系,让他们自觉听你指挥,同心协力,才能打胜仗。像你这样傲慢无礼,部下怎能为你效命呢!谢万听了兄长的话,便召集众将说,众位将士可以说都是强兵劲卒,到打仗时可都要杀敌立功啊!众将官见谢万并不尊重自己,内心恨恨不已。谢万不理会这些,先派征虏将军刘建修治马头城(今安徽寿县西北),他自己率众入涡(今安徽涡阳)、颍(今安徽阜阳)两州,从这里北援洛阳。不巧的是,北中郎将郗昙忽于此时染疾,退军彭城(今江苏徐州)。谢万误以为慕容隽势力强大,郗昙已打了败仗,自己孤掌难鸣,料是抵御不住,便全线溃退,他本人非常狼狈,单人独骑逃回。朝廷大怒,褫夺了他的军权,削去了他的官职,废为庶人。这时无官后的谢万便返回故里阳夏谢家堂拜谒祖先,为曾祖谢缵勒碑刻石。又过了几年,朝廷起用谢万为散骑常侍,直至42岁时逝世。
谢铁    陈郡阳夏人。字铁石,是谢缵的曾孙、谢裒的第五子、名相谢安的二弟。其有三子:邈、冲、胜。东晋大臣,授五品官位。晋生平五年(361年)官授黄门侍郎,迁永嘉太守。
谢石(327—388)  谢裒第六子,谢安、谢万胞弟,字石奴。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人。谢石进入仕途还算顺利,宁康元年(373)任秘书郎,转为黄门侍郎,太元四年(379)封为兴平伯,六年(381)封为尚书仆射。
前秦皇帝苻坚南侵,朝廷改授谢石为将军,假节、征讨大都督,带兵出征,孝武帝司马曜太元八年(383)七月,苻坚下令大举进攻东晋,他认为此次出征,必然唾手可灭东晋,甚至打算在胜利后封东晋天子、谢安、桓冲为尚书左仆射、吏部尚书、侍中。八月末,苻坚以苻融为前锋都督,率张虼、幕容垂等步骑25万为前锋,以兖州刺史姚苌为龙骧将军,率领蜀军东下。九月初,苻坚从长安出发,人马号称百万,自称“投鞭可以断流”,苻坚行至项城(今河南沈丘县槐店集)时,凉州之兵才至咸阳。东晋在宰相谢安的运筹下,元帅谢石以徐、兖两州刺史谢玄为前锋都督,与辅国将军谢琰(谢安之子)、西中郎将桓伊等率8万人马拒敌,另派龙骧将军胡彬率水军5000人增援淮南军事重镇寿阳(今安徽寿县)。这年十月,秦将苻融率军渡过淮水,猛攻寿阳,守将徐元素被俘。幕容垂也攻陷郧城(今湖北安陆)。胡彬得知寿阳陷落,退保硖石(今安徽寿县西北)。苻融派大将梁成率兵5万屯于洛涧(今安徽淮南市东淮河支流洛河),截断淮水水道,阻遏胡彬所率水军东撤,巩固寿阳秦军东面防务。谢石,谢玄等由东向西进军,因害怕梁成拦击,离洛涧25里安营下寨,不敢前进。胡彬困守硖石眼看粮草将尽,便派人向谢石报告,不料送信的人被秦兵捉获,送到了苻融那里。苻融连忙报告给苻坚。苻坚只带兵8000人,赶往寿阳与苻融会合。到了寿阳,苻坚派原先镇守襄阳后来被俘投降的晋将朱序去游说谢石投降。朱序私下里对谢石说,如果秦兵百万之众到来,的确难以抵御,如今秦军只有少数军队在此,应该火速发动进攻,只要打败其前锋,秦军就泄气了,那时再一举歼灭之。谢石本想深沟高垒,不与秦军交锋,等他们兵疲师老,自然退去。谢琰也劝谢石采纳朱序的意见,于是谢石派广陵相刘牢之率五千精锐攻打洛涧,大败梁成军。后又率各路大军水陆进发,直逼淝水,大破秦军,杀死苻融,取得了淝水之战的辉煌胜利。
淝水之战前,秦地流传有“谁谓尔坚石打碎”的歌谣,这一句话中的坚即指苻坚,大司马桓温的弟弟桓豁为了应这谶语,把自己儿子的名字都带有“石”字,但是立大功的却是谢石。朝廷论功行赏,提升谢石为中军将军,尚书令,封为南康郡公,在任期间,谢石上书天子,请求恢复各地被解散的学校,为国家培养人才,各州、郡也应普遍修建学校。孝武帝采纳了这个意见。
谢安去世后,谢石迁卫将军加散骑常侍。他因与大臣王恭不和请求辞职,不待批准便回到家中。朝廷下诏令谢石复职,但谢石仍住家中,连上十几道表章求退,均未被批准。他提出仿效前尚书令王彪之的先例在家办公,得到天子同意。谢石病重时,天子又晋封他开府仪同三司加鼓吹,他还未及赴朝,便一病不起,终年62年。
谢泉   东晋陈郡阳夏人,本名渊,唐人避讳改泉。谢衡曾孙、名相谢安大哥谢奕的长子,谢玄兄。有令名。时人推为谢氏彦硕俊秀。曾任义兴太守。早卒。
谢玄(343—388)  陈郡阳夏人,谢奕之子,谢安侄。字幼度,小字羯。自幼聪颖,善于应对,与从兄谢朗(谢据次子)俱为谢安所器重。谢安曾经诫约子侄,问道:当父兄的为何总是关心自己的子弟,使他们向好的方面发展呢?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有谢玄能随机应变,马上回答说,因为好的子弟譬如芝兰玉树,叔父想使它们生长在庭院里,为家族争辉。谢安对于这一回答非常满意。谢玄风流蕴藉,举止不凡,他少时身上喜欢佩带紫罗香囊,谢安怕他玩物丧志,又不想伤他的自尊心,便借故和谢玄打赌,结果赢得了香囊,然后投入火中烧成灰烬,以此断绝谢玄崇尚浮华之念。这使谢玄受益终生。
殷浩、桓温相继北伐,企图统一天下时,谢玄正值青年时期,他出身名门,又有才干,早为朝野所瞩目,不断有人请他出来做官,他都婉辞不赴,后来才与王导之孙王珣一起到桓温幕下任职。桓温很欣赏两人的才干,预言他们前途无量。桓玄北伐前燕失败,转而专擅朝政,废掉晋废帝司马奕,立司马昱为帝,是为简文帝。接着又想禅代晋室,自己当皇帝,但未及举事便撒手而去。谢玄转任桓温之弟、征西将军桓豁的司马,领南郡相兼管北伐诸事。
后秦苻坚强大后,屡败东晋部队,构成了对晋室的威胁。此时孝武帝司马曜当上了皇帝,急于寻求良将抵御北方的强敌入侵。当时的宰相谢安内举不避亲,他举荐了侄儿谢玄。谢安的这一举动引起了不少人的非议,认为他是以权谋私。但是与谢玄关系不睦的中书郎郗超见解却与众不同,他认为谢安推荐谢玄未可厚非,无可指责。他说:“安违众举亲,明也,玄必不负举,才也。”又说,我和谢玄同在桓温手下任职,知道他的才干。至于我和他关系不好,是另一回事。于是任征西将军的谢玄升为建武将军领广陵相,监江北诸军。谢玄在广陵(今江苏扬州)期间,组建了闻名遐迩的北府兵,北府兵在淝水之战中立下了赫赫功勋。原来京口(今江苏镇江)在晋代被称为北府,从这里组成、训练的部队就称为北府兵,东晋早期的郗鉴曾组建过北府兵,谢玄是重建。谢玄在广陵大量招募士兵,于是侨居南徐、南兖两州的彭城刘牢之,东海何谦,琅邪诸葛侃等都应征入伍,经过谢玄的严格训练,成为一支能征惯战的队伍。
北府兵组成后,适值前秦来犯,兖州刺史谢玄率众救彭城,驻札泗口(今江苏清江西南),正打算派人通报守御彭城的戴遁,部将田泓泅水前去,被秦军俘获,秦军命他至彭城宣传晋军已败,从速投降。但田泓到城下后却高喊要努力杀敌,当即被前秦杀死,全力进攻彭城。谢玄采取围魏救赵之法,派人攻打前秦存放辎重的留城(属彭城郡),彭城之围遂解,守将戴遁同何谦一起投奔谢玄。前秦军攻陷了盱眙(今江苏盱眙东北都梁山东北麓)、三阿(今江苏金湖县东南平阿西村),三阿离广陵只有百里之遥,东晋朝廷震动,这时谢玄挺身而出,自广陵救援三阿,一直把敌兵赶往淮北,又乘胜追击到盱眙以北6里的君山,在这里大败秦兵,谢玄这才乘胜回到广陵。朝廷下诏进号为冠军将军,加领徐州刺史。
淝水之战时谢玄任前锋都督,他率领的北府兵是抗击前秦的主力,他派前锋刘牢之率精兵5000人急行军到洛涧,离洛涧还有10里。秦军已隔着洛河布陈,刘牢之等奋勇渡河,打败秦军,谢石等诸路人马水陆并进,气势恢宏。苻坚同苻融登上寿阳城头,见晋兵布陈严整,又望八公山(在寿阳城北4里)上草木,皆以为是晋兵,不禁害怕起来。前秦的部队靠着寿阳城东面的淝水布阵,谢玄派人对苻融说,隔着河水,我们无法交战,请你们稍稍后退,让晋兵渡过淝水,双方再决一雄雌。秦军想乘晋军半渡而击,便挥兵退却,不料大将朱序在阵后大呼说,秦兵败了,秦兵败了,秦军真以为败了,阵势大乱,争相逃跑。谢玄的北府兵从容渡过淝水,向秦军发起猛攻,一举击溃苻坚的近百万大军,杀苻坚弟苻融,伤苻坚,创造了中国军事史上以少胜多的范例。谢玄因功受封为康乐县公。
谢氏叔侄父子立了战功,却受到朝廷的猜忌。淝水之战后本应乘机北伐,收复失地,但过了一年后,朝廷才以谢玄为前锋都督,率师北伐。晋军连下谯城(今安徽毫州)、下邳(今江苏睢西)、彭城,又连克兖、青、司、豫等州,进抵黄河以北,收复中原已胜利在望,晋朝统治者却先后召回了刘牢之和谢玄,致使北伐半途而废。谢玄晚年多病,太元十三年(388)病逝于会稽内史任上,他只活了46岁,追赠为车骑将军,谥“献武”。诗人谢灵运是他的孙子。
谢道韫   陈郡阳夏人,生长于会稽(约376年前后在世),谢奕之女,谢安侄女,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儿媳,王凝之之妻。他自幼聪颖,善于应对。曾与叔父谢安讨论《毛诗》,叔父问:诗里边哪几句最好?她回答说:“吉甫作颂,穆如清风,仲山甫永怀,以慰其心。”说的是周宣王的大臣尹吉甫,仲山甫两人。周宣王派仲山甫去齐地筑城,尹吉甫做《烝民》一诗赠别,这两句是这首诗中的句子。意思是说尹吉甫的赠别诗铿锵和美,犹如清风,仲山甫长久思念他。谢安称赞她有“雅人深致”。还有一次,谢安聚集族中子侄讲论文章,大雪纷纷扬扬下了起来,谢安问“白雪纷纷何所似?”他的侄子谢朗说“撒盐空中差可拟。”把下雪比作向空中撒盐,不十分贴切。谢道韫说:“未若柳絮因风起。”雪花飘飘,像是柳絮因风而起,漫天皆白,煞是好看。这一比喻贴切传神,使人浮想联翩,得到了谢安的赏识,世称其为“咏絮才”。她的作品原有集两卷,后失传,仅存有《登山》《拟稽中散咏抢》等诗作。
谢道韫后来嫁了大书法家王羲之的次之王凝之。凝之得其父真传,在书法上也有成就,后来官至左将军、江州刺史。道韫出嫁之后回娘家,常闷闷不乐,谢安不解所以,问她:王凝之这人也不错,你闷闷不乐是什么原因呢?道韫回答说,谢家中叔父有阿大(谢尚)、中郎(谢万)、众兄弟中有封(谢韶)、胡(谢朗)、羯(谢玄)、末(谢川),不意天下还有像王凝之这样的人。原来谢氏家族中人才济济,俊彦齐集,相比之下,王羲之家未免稍逊一筹,王凝之的才华不及谢道韫,无怪乎谢道韫郁郁不乐了。
和谢道韫同郡有个叫张玄的人,他的妹妹嫁给顾氏为妻,张玄说他妹妹的才能可与谢道韫相比。有个叫济尼的道姑,评论两位女子说:“王夫人(指谢道韫)神情散朗,故有林下风气;顾家妇清心玉映,自是闺房之秀。”意思是说谢道韫潇洒飘逸,有名士风度,顾家妇虽清心玉映,不过是闺房中的俊秀而已,两人的优劣,不能同日而语。谢玄是谢氏子弟中的佼佼者,谢道韫仍嫌他进步不快,批评他说,不知是俗务缠身分了心呢?还是天资有限?
道韫出嫁后,一次遇见丈夫之弟献之与人谈论玄学,那人谈锋甚健,献之招架不住。道韫派侍婢对献之说,打算给小郎解围,便设下青绫布障,自己坐在布障后面,接着献之的话锋谈下去,她口若悬河,侃侃而谈,把对方驳得体无完肤。进入老年后,她守寡居住会稽,太守刘柳闻其大名,前来谈议。道韫簪髻素褥,坐在帐中,刘柳则正襟危坐。道韫谈吐雅致,先谈家事,慷慨流涕,后谈玄学,条分缕析,见解精辟。刘柳赞叹说,说理透彻,让人心服。但是道韫的家庭非常不幸,孙恩起义时,她的丈夫和两个儿子都惨遭杀害。悲愤之中,她命侍婢抬她出去,亲执刀剑,在乱兵中杀死数人为夫报仇。被俘后,乱兵又欲杀她的外孙刘涛,她说,事在王门,与别人无干,如要杀他,请先杀我。乱兵只好将他的外孙释放。谢道韫孀居多年,家门严肃,一举一动都遵循礼法,直到晋宋之际才去世。
谢朗  东晋陈郡阳夏人,字长度,小字 胡儿,谢安从子,其父谢据(谢安二哥)早卒,官中书郎。谢朗未成年时就已饱读诗书,善于玄理之学,写文章很有文采,与谢玄齐名。幼年时有疾,身体很弱,不堪劳累,在叔父谢安面前与满腹经纶的僧人支遁辩论,弄得身体很疲惫。其母王氏派人让他回去,谢安却要他留下来到辩论结束。王氏只得前来对谢安说,我这个当媳妇的从小便苦命,遭了很多难,一生的希望都寄托在此子身上,硬是流着泪把谢朗带走了。谢安对客人说,家嫂因为激动,言辞慷慨,我恨不得使朝廷大臣都见见我这位侄子。呵护奖掖之情,真是胜于言表!后来谢朗官做到东阳(浙江金华)太守,有个儿子叫谢重。
谢瑶      陈郡阳夏人,谢安长子,字美度,袭父官琅琊王友。子四:该、模、澹、璞。早卒。
谢琰(340—400)  字瑗(音愿)度,小字末婢,谢安次子。他生得风姿秀逸,才华过人,平时不与族中才干平庸者交往,只与卓荦不群者相交。步入仕途后,初任著作郎,转秘书丞,累迁散骑常侍、侍中。淝水大战时,谢安看出他有将帅之才,任命为辅国将军,与堂兄谢玄领兵八千,斩将搴旗,大破敌军,以功封望蔡公。
谢安去世时,谢琰丁忧去职,三年守丧期满,任征虏将军、会稽内史,未几,升任尚书右仆射,领太子詹事(太子属官),加散骑常侍,将军如故。又过了不久,谢琰的母亲刘夫人也撒手而去。葬礼应用什么规格,朝廷上议论纷纭,有人引用潘岳为贾充之妻所写的诔文中有“昔在武侯,丧礼殊伦,伉俪一体”的话,认为诸葛亮之妻丧礼与诸葛亮相同,刘夫人的丧礼应与谢安相同。孝武帝没有异议,但身为仆射的王珣,因与弟王泯俱是谢氏之婿,后来又都离异,旧怨未消,挟嫌报复,故意在刘夫人丧礼上作梗。谢琰一怒之下,自造辒辌车安葬其母。
太元末年任护军将军、右将军、会稽王的司马道子当政,任谢琰为司马。孝武帝崩,司马道子擅权,身为国舅,手握重兵的王恭在京口起兵讨伐司马道子,道子任命谢琰为都督前锋军事,一举将王恭荡平,因功升任为卫将军兼徐州刺史。
安帝司马德宗隆安三年(399)十月,孙恩领导的农民起义军攻入上虞,袭破会稽,人数发展到好几万。当时任吴兴太守的谢邈(谢安侄)、永嘉太守谢逸(未详)、南康公谢明慧(谢石孙)、黄门侍郎谢冲(谢邈弟)、谢安侄女谢道韫的丈夫王凝之等人先后遇难。东晋政府震惊之余,任命谢琰为会稽内史兼督吴兴、义兴军事,前往收复浙东,又命北府军著名将领刘牢之协助谢琰。两个月之后,谢琰攻克义兴(今属江苏)击杀农民起义军头领许允之,接着进军吴兴(今浙江吴兴南下菰城),屯兵乌程(今浙江吴兴南12.5公里),与刘牢之合势,向钱塘江推进。孙恩见官兵势大,率余部遁入海岛。朝廷甚为忧虑,派谢琰任会稽内史,都督五郡军事。而谢琰麻痹轻敌,既不安抚百姓,又未加强军备,致使局势急转直下。
隆安四年(400)五月,孙恩从浃口(今浙江镇海县东南)登陆,一路斩关夺隘,势如破竹,下余姚,占上虞,进击邢浦(今浙江绍兴市北35公里),谢琰刚派参军刘宣之迎战,便传来了上党太守张虔硕战败的消息,孙恩长驱直入,群情震骇。众将主张以重兵守城,在南湖布列水军,分兵设伏,严陈以待,谢琰没有采纳这一建议。当义军蜂拥而至时,官兵尚未吃饭,谢琰要官军先破敌而后食,自己率先跨马而出,以广武将军桓宝为前锋,兵势甚锐。但因池塘间道路狭窄,士兵只能鱼贯而前,义军在湖中战船上万箭齐发,致使队伍中断,首尾不能相顾。当谢琰行至千秋亭时,手下士兵已逃亡殆尽,败局已定。帐下都督张猛顿生歹意,从后边猛砍谢琰所乘之马的马腿,谢琰被掀翻在地,与谢肇、谢峻同时遇害,桓宝也死于疆场。后来北府兵将领刘裕在左里边(今江西都昌县西北左蠡山下)捉到了张猛,把他押送到谢琰的小儿子谢混处,谢混挖出张猛的心肝生食之,以报杀父之仇。朝廷因谢琰父子为国捐躯,忠孝莘于一门,追赠谢琰为侍中、司空,谥号“忠肃”。追赠其长子谢肇为散骑常侍,次子谢峻为散骑侍郎,也可算是备极哀荣了。
谢韶   名或作歆。东晋陈郡阳夏人,字穆度,小字封。谢万子。少有名。官至车骑司马。早卒。
谢邈(?—400) 东晋陈郡阳夏人,字茂度。谢缵五世孙,父亲谢铁,曾任永嘉(今浙江温州)太守。谢邈性格刚直,不会讨好别人,但办事做到有理有节。后来升迁为侍中,当时孝武帝在举办音乐舞会之后,往往赐给侍臣诏书,但辞意不雅者,谢邈在接到之后就焚毁了,其他大臣收到诏书的,便不管辞意是否文雅,大肆宣扬天子的恩德。因为谢邈不拍天子马屁,人们便称赞他有骨气。他任呈兴太守时,孙恩发动叛乱,被孙恩部下胡桀、郜骠等捉去,贼众命令他面朝北跪着,谢邈厉声说,我不得罪朝廷,为何下跪?遂被杀害。谢邈的妻子郗氏性格忌妒,谢邈娶有一妾,郗氏甚为愤恨,写信给谢邈断绝关系。谢邈怀疑书信是一个叫仇元达的书生代笔,怒斥元达,元达便投靠孙恩,连谢邈的兄弟也被杀死,谢邈遭到了灭门的大难。
谢冲(?—400 )  陈郡阳县人。字秀度。谢安侄子,谢铁次子。有二子:方明、方慧。东晋大臣,授五品官位。初辟东晋中书侍郎,后因病辞官返家养病。被诏为黄门侍郎,没到任。晋隆安四年五月(公元400年)被孙恩所杀。
谢瑍   东晋陈郡阳夏人。谢玄子。少不慧。生子灵运。玄尝曰:“我尚生瑍,瑍那得生灵运。”官至秘书郎。早卒。
谢重   东晋陈郡阳夏人,字景重。谢朗子。明秀有才名。为会稽王司马道子骠骑长史。
谢裕(369—416)  谢据(谢安二哥)之孙,谢允之子,谢缵六世孙。东晋末年,会稽王司马道子、司马元显父子擅权,朝中官员纷纷巴结司马道子父子以谋取富贵,只有谢裕洁身自好,不肯阿附,到30岁时才当上个佐著作郎的小官。元兴元年(402)桓温之子桓玄率军攻入建康,杀死司马元显,对众人说,像谢景仁(谢裕字景仁)这样有才干的人,30岁才当上著作郎,真是埋没人才。桓玄受封楚王后,升谢裕为黄门侍郎,废晋自立后,又任他为骁骑将军。谢裕博学洽闻,桓玄与他畅谈竟日,不觉疲倦。桓玄外出,其他部下都骑马相随,惟独谢裕与他同车而行,当时创建南朝宋的刘裕是桓玄之弟桓修的下属,曾到谢裕家中公干,两人谈话很是投机,谢裕留他吃饭。饭尚未熟,桓玄便两次派人相召,说有要事相商,刘裕起身欲走,谢裕坚持陪刘裕吃完饭,才去见桓玄。刘裕对此颇有感慨,认为他是讲义气重交情的人。元兴三年(404)刘裕平定建康,桓玄逃走,谢裕与文武百官共同迎接,并任刘裕的镇军司马。
刘裕出任宰相后,打算率师北伐南燕的慕容超,朝野皆持反对态度,镇守姑孰(今安徽当涂)的大将刘毅反对尤为激烈,他认为苻坚南侵时,谢安只是运筹帷幄,并不亲自出征,怕的是宰相不在庙堂之上,会动摇朝廷根本。殷鉴不远,应该效法谢安,老成持重,才是上策。谢裕不赞同这些意见,他坚决支持刘裕北伐。他对刘裕说,您功业赫赫,已有了齐桓公、晋文公那样的业绩,可谓应天顺人。但您功业虽大,在治理国家方面还未显示出才干。如今慕容超屡次兴兵犯我疆土,百姓不遑宁居,将军吊民伐罪,正当其时。平定南燕之后,让百姓休养生息,再修葺晋室陵墓,以安抚人心,天下心就必然闻风归附了。如果养痈贻患,坐视慕容超坐大,岂不大失民心?刘裕见他说得有理,才决心视师北伐。出发前刘裕又担心后方不稳,让他总管宰相府一切事务,义熙年间升任左仆射。刘裕看重谢裕,两人关系十分融洽,后来两人便做了儿女亲家,刘裕之子庐陵王刘义真娶谢裕之女为妻。谢裕在47岁时病逝,卜葬时刘裕亲临哭祭,深痛惜之。
谢述(389—435)  南朝宋陈郡阳夏人,谢允第四子,谢裕之弟,谢据(谢安二哥)孙。字景先,小字道儿。自幼品行端正,待人以诚,甚为人称道。其次兄谢纯(初为刘毅豫州别驾。毅镇江陵,以卫军长史、南平相)居官江陵时,谢述曾前往探视。谢纯战死沙场,谢述护灵柩乘船回建康,途中遇到暴风雨,载灵柩的小船顺水漂流得不知去向,谢述冒雨四处寻觅,谢纯之妻庾氏怕他遭受不测,葬身鱼腹,劝他不要再找了。谢述哭着说,兄长的灵柩如能安全到岸,当然皆大欢喜;如果灵柩出了意外,我还活着何用!后来终于找到了谢纯的灵柩并护送回建康,人们都认为是他精诚所至,上天也给予了方便。刘裕对此事甚为嘉许,特意嘱咐豫州的官员授他为主簿之职。谢述的长兄谢裕不喜欢他,平日往来不多,全无手足之情。一次谢裕患重病,谢述衣不解带,尽心服侍,药必亲尝后才送给乃兄,谢裕终于转危为安,从此兄弟关系融洽,和好如初。
义熙年间谢述到刘裕手下任职,一直做到长沙内史,他为官清廉,政声颇好。宋文帝刘义隆元嘉年间,谢述任中书侍郎,南郡太守。彭城王刘义康出任宰相,以谢述为司徒左长史,转左卫将军。他职高位崇,却从不以权谋私,节俭如初,刘义康对他甚为敬重,谢述与尚书仆射殷景仁、领军将军刘湛是好友。谢述办事认真,又风度翩翩,很多人都喜欢他,刘湛说,每当看到谢道儿,心中的不快就涣然冰释了。
谢述对同事宽厚仁慈,喜欢排难解危,帮助别人。雍州刺史张邵因贪赃被判死刑,谢述上奏文帝说,张邵虽然有罪,但在武帝时曾立有功勋,应该将功折罪,给他一次改正的机会。文帝览奏,甚为动容,便赦免了张邵,并对他说,都是谢述极力说情,朕才赦免你的。谢述对儿子说,张邵过去对社稷有功,皇帝本有意赦免,我才说情成功,不要把此事说出去,免得侵占了皇上的恩德。又让儿子烧掉奏折,以免有沽名钓誉之嫌。谢述后来当了吴兴太守,在任时清正廉明,体恤百生,执法严明,深受百姓拥戴,都说他是关心民瘼的好官。元嘉十二年(435),46岁的谢述病逝于吴兴太守任上,那里的史民非常怀念这位不多见的清官。
谢该   东汉南阳章陵(今湖北枣阳)人、(谢氏族谱载:该世居东浙籍为陈留阳夏人),字文仪。善《春秋左氏》,为世名儒,门徒千人,献帝建安中,乐详以《左氏》疑滞数十事问,皆为通解之,名《谢氏释》。仕为公车司马令,后拜议郎。
谢该  东晋名相谢安孙,其父是谢安长子谢瑶,袭爵,官至琅琊王友,早卒。谢该曾任东阳太守,恪尽职守,为官清正廉洁。谢该没有儿子,其弟谢模以次子承伯承嗣,后来因罪国除。刘裕当政后,“以[谢]安勋德济世,特更封谢该兄谢澹为柴桑侯、邑千户,奉安祀。”一个对历史作出巨大贡献的人,理应名留青史,俎豆千秋,受到后人的怀念。
谢澹   南朝宋陈郡阳夏人,谢安孙、谢瑶第三子,居金陵乌衣巷,生卒年不详。东晋末,谢澹在朝中任尚书,刘裕取代东晋称帝时,有人提仪让侍中刘睿奉献玉玺,刘裕摇摇头说,献玉玺的人必须有威望,谢混若在世,倒是个很合适的人选,刘睿资格还不够,选来选去,后来选中了谢澹。刘裕即位后,谢澹在刘裕跟前仍无拘无束,在饮酒时谈笑风生,有的大臣要求治谢澹不敬之罪。刘裕虽然表面上说谢澹生性旷达,不拘俗法是好事。但心里却不高兴,不再重用他了。一次,谢澹在陪酒时又劝谏刘裕说,陛下只重用唯唯诺诺,俯首贴耳的人,像汲黯那样忠心耿耿却又犯颜直谏的人,可就没有用武之地了。刘裕没有怪他出言无忌,但也没有采纳他的意见。
景平元年(423)少帝刘义符继刘裕登上帝位,谢澹升任光禄大夫。不久,侄子谢晦(谢据曾孙)被任命为荆州刺史,谢晦甚为得意,向谢澹告别时满面春风,显得十分自负。谢澹看不惯他这种举止,故意问他多大年龄,谢晦回答说:“小侄今年35岁。”谢澹意味深长地说,过去苟中郎苟羡28岁时就当了北中郎将,徐州剌史,29岁时当了北府都督,你与他相比,还算年轻吗!一席话说得谢晦满面羞惭,无言以对,不住点头称是。谢澹的堂弟谢混(谢琰之子)与刘毅关系密切,而刘毅又和刘裕不谐,便劝诫他说,益寿(谢混的字)喜欢与人交往我不反对,但一定得认清形势。刘毅与刘裕交恶,你若和刘毅继续交往下去,难免要吃苦头,搞不好会家破人亡。谢混以为堂叔是在危言耸听,一笑置之,不理睬他的劝告,继续和刘毅来往。谢澹见说不动谢混,便逐渐和他疏远了。没过多久,刘裕果然击败了刘毅,谢混因与刘毅关系非同一般,受到株连被杀,谢澹因有先见之明,并早已劝说过谢混,得以安然无恙,宋文帝元嘉年间,谢澹仕至侍中,金紫光禄大夫,卒于任上。
谢璞   南朝宋陈郡阳夏人,字景山,谢瑶第四子,谢安孙。幼知孝友,为乃祖所深爱。仕至光禄勋。
谢肇(?—400年)   字景华,谢安孙,谢琰长子,东晋骠骑参军。赠散骑常侍,晋安帝隆安四年(公元400年)孙恩起义军攻杀山阴的战斗中殉难。
谢峻    谢琰次子,东晋封建昌侯,赠散骑常侍,与父、兄同时殉难。嗣子密(从弟谢思之子)。后又生一子,宏。
谢恩   谢韶长子,谢安侄孙,谢万孙。字景伯,武昌太守。寿47岁。二子:密、曜。密出承从兄竣。
谢惠   谢汪子,谢石孙,谢安侄孙,袭封南康郡公,嗣子嵩。
谢混(?—412年)   谢安之孙,谢琰第三子,东晋宰相,字叔源,小字益寿。谢混自小聪颖,喜读诗书,善于为文,加上风度翩翩,被人誉为“风华江左第一”。孝武帝司马曜为女儿晋陵公主择婿,对王珣说:我为女儿挑选爱婿,如能像刘真长、王子敬就满足了,能够像王敦、桓温那样就更好了。刘真长即刘惔,官至丹阳尹,清正廉明,甚受士林敬重,他的妹妹是谢安之妻,谢安与他是郎舅关系。王子敬即王献之,大书法家王羲之的第七子,官至中书令,人称“王大令”,亦擅长书法,与其父并称二王。孝武帝又说,有些人才小富贵、便干预别人家事,此等人不足取。王珣回答说,依臣看来,谢安的小儿子谢混虽不能与刘真长比肩,但不比王子敬差。孝武帝说,既然如此,朕便满意了。不久,孝武帝崩逝,此事暂时搁置。吴郡太守袁崧看中谢混博学多才,想把女儿嫁给他,王珣开玩笑说,此事不可,奉劝你莫近“禁脔”!原来晋元帝建都建业时,经济拮据,公私匮乏,每每得到一只小猪,就认为是珍味佳肴,尤其猪脖颈上那块肉尤美,群臣不敢食,定要献给天子,人们称这块肉为禁脔。王珣用禁脔比喻谢混已被天子选中,莫再打他的主意。后来谢混果然娶晋陵公主为妻,又承袭了父亲的官爵。他历任中书令、中领军、尚书左仆射,也就是宰相。因与刘毅交往密切,受到刘裕猜忌,被杀国除。及刘裕篡晋建宋,时任中领军的谢晦(谢混族侄)上奏说“陛下应天受命,登坛日恨不得谢益寿奉玺绂!”刘裕也后悔当时孟浪操切,叹息说:“吾甚恨之,使后生不得见其风流!”谢混无子,只有两个女儿,死后族侄谢弘微为他管理家产,晋陵公主逝世,家产尽归其女。他著述颇丰,有集五卷,可惜均已不传。他的诗清新隽逸,对谢灵运、谢朓、谢惠连等人的山水诗影响很大。
谢密(391-433)  南朝宋陈郡阳夏人。谢万曾孙,父亲谢恩官至武昌太守。谢安孙谢峻被孙恩杀死,膝下无子,10岁的谢密便过继给谢峻为子,字弘微,人多呼其字。弘微小时便老成持重,从不多言,堂叔谢混对其父谢恩说,此儿沉稳机敏,将来定有出息。谢峻家的人谢密多不认识,但接待应酬从不失礼,很受亲友称赞。晋安帝义熙年间谢密袭爵建昌县侯,他家贫寒,谢峻家富有,谢密袭爵后只接受了几千册图书和10多名仆役,其他遗产一概不收,谢混认为此举不妥,反复劝说,谢密才接受了一分部财产。
谢混才华为江南第一,少时极少交游,常与本族子弟谢灵运、谢瞻、谢晦、谢曜等以文相会,饮酒赋诗,因居住乌衣巷,称为“乌衣之游”。谢混曾有“昔为乌衣游,戚戚皆亲姓”的诗句,他很欣赏谢密,称之为“微子”,对谢瞻等说:“汝诸人虽才义丰辩,末必就能令人敬服,至于聪明灵活,言约理要,当与我共推微子。”又说,微子不管别人与自己意见是否相同,他都不会伤害人家,如果年到60岁,肯定会位列三公。
晋代规定,凡袭封爵位的贵戚子弟,照例都授予员外散骑侍郎,谢密除此职外,又任琅琊大司马参军。刘裕杀害了谢混后,又强迫其妻晋陵公主改嫁琅琊王。公主不肯,但晋安帝迫于刘裕压力,让她一定与谢氏断绝关系,然后改嫁。公主临走前,将家务财产托付给了谢密。谢混家产甚多,田庄十几处,僮仆有千人之多。谢密受人之托,管理得非常认真,一文钱,一尺布都要记账。刘裕建宋后,降封晋陵公主为东乡君,后来为收买人心,说谢混系前朝罪犯,不再追究,东乡君节义可嘉,可仍回谢家。等她回家时,家中财产有增无减,她感慨地说:“仆射(指谢混)一生最看重的就是弘微,可说是知人善任,等于后继有人了。”乡亲们无不赞扬谢密的美德。
刘义隆当藩王镇守江陵时,谢密曾任他的文学,两人相处甚得。刘义隆即位为宋文帝,又擢升谢密为黄门侍郎,与王华、王昙首、殷景仁、刘湛合称五臣,后又升尚书史部郎,右卫将军,参与朝廷机密大事的决策,成为天子最倚重信任的大臣之一。朝中凡任命官员,都由他物色推荐。此时的谢密位高权重,一言九鼎,巴结他的人很多,但他仍然谦恭平和,从不盛气凌人。尽管他俸禄丰厚,生活依然十分俭朴,只是饭菜要求做得好一点。谢密颇为看重手足之情。父亲谢恩早逝,他对兄长谢曜非常敬重,常去探望,亲密无比。谢曜任彭城王骠骑长史时死于任上,谢密哀伤不已,办过丧事后仍然只吃素食,不尝腥荤,以表哀痛之情。慧琳和尚知道后劝他节哀,他难过地说,手足情笃,实难遗忘,悲哀发自内心,哭泣在所难免呀!
刘裕篡晋建宋后,统治集团内部为争权夺利,矛盾错综复杂,谢密对此了如指掌。他不想卷入漩涡之中,以免招来杀身之祸,更不想再晋升官职,成为众矢之的,因此一言一行都谨小慎微。对于皇帝他表现得非常忠诚,每次出写奏章,都要焚香净手以表示虔诚。文帝刘义隆得知谢密善于烹饪,做出的饭菜醇香可口,便常去他家吃饭。天子光顾臣下之家,这当然是莫大的荣耀,但谢密从不以此炫耀自己与天子的不寻常关系,常常和家人一起下厨忙碌,烹制菜肴。亲属常问他皇帝喜欢吃什么样的饭菜,谢密恐怕他们樊龙附凤,成为别人攻击的口实,总是避而不答,或用其他话岔开,时人比之为汉代的孔光。
谢密办事认真,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东乡君死后,所遗财产甚多,除了田宅庄园外,还有谢安、谢琰等人在会稽、吴兴的产业,数目不小,僮仆也有数百人。如何剖析这些财产,很多人认为室内财产应归谢混的两个女儿,其余的如田庄、奴仆等应归谢密。谢密不仅未要财产,反而负担了东乡君的丧葬费用。谢混女婿殷睿听说谢密不要遗产,便把所有财产都弄到自己手中,一估脑还了赌债。谢密的表兄、领军将军刘湛乾埋怨他不该如此纵容殷睿,让他把偌大家产都送进了无底洞。谢密说,有吃有用就可以了,财产多了也没用,不必为此而伤亲戚和气。
东乡君去世不久,族弟谢惠连接着盛年病逝,族兄谢灵运也死于非命,这对他是个沉重打击,元嘉十年(433)谢密在悲愤悒郁中死去,年仅42岁。宋文帝惋惜地说,谢弘微、王昙首都是朕的爱臣,他们刚过不惑之年便亡故了,才华还未施展出来,实在可惜啊!追赠谢密为太常卿,丧事办得非常隆重。
谢方明(公元379—426年)   家住会稽,谢缵六世孙,祖父谢铁系谢安胞弟,东晋时任永嘉太守,父亲谢冲在东晋时任过中书郎,后在会稽被起义军孙恩杀死。其时谢方明随伯父谢邈居住吴兴(今属浙江),孙恩攻会稽时,方圆左右农民纷纷响应,吴兴也有人聚众攻占附近州县。谢方明劝伯父暂避一时,谢邈不听,起义军破吴兴,谢邈遇难,谢方明事先逃走,才躲过一劫。谢邈舅父之子冯嗣之及冯翊、仇玄达等在谢邈手下谋生,谢邈待他们不厚,这几人便忿而投奔孙恩,并怂勇他攻打吴兴,导致谢邈遇害。官军刘牢之、谢琰讨伐孙恩,孙恩率军转移,冯嗣之等未及跟随,谢方明不顾体质虚弱,召集谢邈旧部活捉了冯嗣之等人,亲手将他们杀死。后来孙恩卷土重来,谢方明偕老母、妹妹逃往上虞,后辗转回到建康,任刘裕的中军主簿,转从事中郎、中军长史、晋陵太守、骠骑长史,领南郡相。
谢方明历经磨难,才以得为官,非常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他恪守官箴,为政清廉,搏击豪强,醇厚风俗,令行禁止,谁也不敢以身试法了。有一年年终,方明去江陵县巡视,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凡狱中囚犯,不管罪刑轻重,一律回家过年,大年初三日回狱,其中有重罪犯20余人。当地官员对此决定表示疑虑都苦苦相劝,不要放虎归山,倘若他们逃之夭夭,或犯案做科,或逾期不归,将后患无穷。谢方明不为所动,坚持放囚犯回家。囚犯家人无不感激涕零,按照方明的规定,至期都自动返回狱中。只有两人逾期未归,一人是因醉酒超期,另一人犹豫不决,被家人送回。至此,囚犯全部回归,吏民无不叹服。
刘裕代晋建宋,谢方明任侍中、丹阳尹,因政绩优异,升任会稽太守。当时江南豪强甚多,官吏贪赃枉法者比比皆是,他们互相勾结,恃强凌弱,欺压百姓。哀哀无告的百姓只好辗转沟壑,流徙他乡。时间一长,他们便啸聚而起,对抗官府,社会秩序大乱。谢方明立即下令,在会稽郡内延缓百姓纳税期限,废除苛虐政令,不准额外搜括民脂民膏。同时废除邻里连坐、株连亲属的旧法令,清理积案疑案。前任官员法令恰当者照旧施行,不合民情者加以修正,务使百姓乐意接受。经过谢方明一番整顿,会稽成了安静和平之乡。元嘉三年(公元426年)仅47岁的谢方明因积劳成疾,卒于会稽太守任上。
谢灵运(385—433)  南朝宋人,祖籍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谢缵七世孙。世居会稽始宁,祖父康乐公谢玄为东晋名将。幼年丧父,祖父恐他不能成人,把他寄养于钱塘人杜明师的道馆,直至15岁时才接回都城建康家中,因此名叫“客儿”,后人称他为谢客.其父谢瑍,官秘书郎,早卒。母刘氏是大书法家王献之的甥女,颇有才华。
灵运少时聪颖好学,博览群书,为文华美,与颜延之并为“江左第一”。祖父谢玄卒后,灵运十八岁袭封康乐公,史称“谢康乐。”进入仕途后,先在镇守姑孰(今安徽当涂)的抚军将军刘毅手下,任记室参军。刘毅改任荆州刺史,又以他为卫军从事中郎。刘毅与刘裕矛盾激化,刘裕杀刘毅并杀了灵运堂叔谢混,但为了笼络谢氏,起用灵运为太尉参军、秘书丞。可是过了不久,又借故将他免职。晋安帝义熙十二年(416)刘裕北伐长安,留守建康的刘道怜召谢灵运为咨议参军,转中书侍郎,又为世子中书咨议、黄门侍郎。刘裕到达彭城(今江苏徐州)他奉命前往慰劳,写了《撰征赋》献上,除为刘裕歌功颂德外,还回忆了江左东晋的历史。一年后,刘裕灭后秦,凯旋还师,驻扎彭城,谢灵运又一次前往彭城,参加了戏马台盛宴,写了《九日从宋公戏马台送孔令》,留在彭城过年。此时刘裕已晋爵宋国公,后升宋王。谢灵运回到建康后,任宋国黄门侍郎。他的门人桂兴与他的小妾通奸,他一怒之下杀了桂兴,弃尸江中,被人告发,又被刘裕免职。
刘裕篡晋后,废东晋原有封爵,只保留王导、谢安、谢玄等五大家族,但各降一级,谢灵运被降为康乐县侯。他自视才高,总想飞黄腾达,但却得不到重用,未免忿忿不平,便纵情山水。刘裕次子庐陵王刘义真爱好文学,与灵运交情甚笃,表示得志后会好好安排灵运的官职。但刘裕怕诸子争夺帝位,把刘义真调往历阳(今安徽和县)。刘裕死后,由长子刘义符即位,调谢灵运出任永嘉(今浙江温州)太守。境内多名山大川,灵运由水路赴任,途中写了许多诗篇。永嘉的秀丽山水很是吸引他,他纵情遨游,不管政务,一出去就是十天半月,每到一处便纵情歌咏,写下很多脍炙人口的诗篇。但他毕竟是被排挤出朝的,心情郁郁不欢,只在任一年,便挂冠而去,虽然他的族弟谢晦等来信劝阻,他还是毅然离开了永嘉。
灵运又回到了会稽始宁,重新修缮谢玄所经营的山宅别墅,使其“依山傍水,尽幽居之美”。他写的近四千言的《山居赋》是研究南朝世族庄园经济的珍贵史料。
灵运居住始宁期间,朝中大臣徐羡之等废掉少帝刘义符,拥立刘裕第三子刘义隆为帝,是为宋文帝。刘义隆怕再出现政变,逼徐羡之自杀,又笼络谢灵运进京师整理秘阁图书,后又改任侍中,但并不重用他。灵运心中不快,便称病不朝,去野外游玩,有时十几日不回京城,文帝只好暗示他辞职。灵运上表要求东归疗疾,这样,他又回到了始宁。在家乡又是四处遨游,被人弹劾免官。
官场虽然失意,但灵运家资雄厚,让仆人凿山浚湖,又和族弟谢惠连及东海人何长瑜,颖川人荀雍,太山人羊璇之谈诗论赋,人称“四友”。他登山时常穿木履,上山去其前齿,下山去其后齿,人称“谢公屐”。曾自始宁东山伐木开径直至临海(今属浙江),随从数百人,声势甚大,临海太守误以为是山贼,后知是灵运方安。会稽太守孟凯为灵运所轻视,经常挖苦他,孟凯便上书诬告他想谋反,灵运不得不跑到京师为自己辩白,天子恕他无罪,任他为临川内史。在任内仍游玩不辍,不问政事,被人告发,天子派人缉拿他,他反将来人扣押,结果是被押送到了京城。文帝怜惜他的文才,免死流放广州。到广州后又有人诬告他谋反,被杀,年仅49岁。
灵运天赋超人,阅历丰富,因此写起诗来用笔轻灵,婉约细腻,如“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白云抢幽石,绿莜婿清涟”等皆为传颂不衰的名句。每当他有新诗传至京城,“贵贱莫不竞写,宿昔这间,士庶皆遍,远近钦慕,名动京师。”比他稍后的南朝宋文学家鲍照称赞其诗句“如初发芙蓉,自然可爱”。他被誉为“山水诗祖,”后人辑有《谢康乐集》传世。
谢  凤  南朝宋  灵运子,元嘉中(约公元440年)为鄞令。在任不久,惠政大孚,于县东二里,造方胜坝以蓄水,年溉田五千余顷;坝北有大溪,交通不便,凤复架石桥,解民涉水之患,故名之曰“谢凤桥”。
谢晦(389—426)  陈郡阳夏人,谢安二哥谢据的曾孙,南朝宋宰相,字宣明。幼时喜读书,善言辞,又仪表不凡,人们比之为三国时的杨修。东晋末年,帝室衰落,大权落入军阀刘裕手中,谢晦步入仕途后,便在刘裕手下供职。一次管刑狱的官员病了,刘裕临时让谢晦代行其职,他上任时才在车上翻阅档案文书,一下子便烂熟于心。当刘裕询问情况时,谢晦对答如流。刘裕大为惊奇,便不断提升他的官职,直至当上了太尉主簿。谢晦知道,自己要想在仕途上有所作为,只能依靠刘裕了,因此对他忠心耿耿。一次,刘裕渡江讨伐荆州刺史司马休之,部将徐逵之战死,形势危急,刘裕欲渡江作战,部将阻拦不住,谢晦拉住他的衣服不放,刘裕大怒说,再不放手就杀了你。谢晦说:“天下可以无我,不可以没你,你杀了我又有什么关系!”此时刘裕部下登岸击退了敌兵,刘裕很高兴,从此更加敬重谢晦。以后刘裕多次率兵征讨,谢晦都作为他的幕僚相随,出谋划策甚多。刘裕在彭城大宴僚属,想即席赋诗,卖弄才能,谢晦怕他是个赳赳武夫而出乖弄丑,便代他作诗,引得满堂喝彩。号称“风华江左第一”的谢混是谢晦族叔,也在刘裕幕下任职,刘裕指着两人说:“一时顿有两玉人耳!”赞誉之辞,溢于言表。
谢晦与刘裕部下的智囊人物刘穆之关系不谐,刘穆之每有建议,谢晦都要反对,刘穆之恨恨地说,你将来总有后悔的时候。刘穆之死后,谢晦很高兴,料定自己必然升迁,果然刘裕受封为宋王后,擢升他为右将军、侍中。刘裕篡晋建宋,登基那天,谢晦带兵警卫,次年又统领宫廷卫戍部队,成了南朝宋王朝的重臣。不过刘裕并不十分信任谢晦,认为自己在世时他会循规蹈矩,自己百年之后就没人能驾驭得住他了,因而对他很不放心。刘裕病重时嘱咐太子刘义符,谢晦虽有才能,但将来可能谋反,我死后可安排他到地方上去做官。刘义符即位后并未按刘裕的安排办事,反升他为中书令,成为辅佐朝政的大臣。
少帝刘义符是个淫乐腐败的皇帝,把朝政弄得一塌糊涂,谢晦等人想废掉他,另立刘义符之弟刘义隆为帝。徐羡之等又怕刘义隆即位后追究谋杀天子一事,就联合一班人对付刘义隆,其中的一条重要措施,就是把朝中的精锐兵力都交给谢晦统领,任他为荆州刺史,以荆州为根据地。而老谋深算的刘义隆在即位后,不但不追究谢晦等人杀兄之罪,反给谢晦加官晋爵,封他为建平郡公,都督荆、湘等七州诸军事,食邑四千户,并赐鼓乐一部。元嘉三年(426)宋文帝刘义隆立足已稳,政权已经牢固,决定追究谢晦、傅亮、徐羡之等废谋少帝一事,杀死傅亮,逼死徐羡之。因谢晦不在朝中,在荆州任职,文帝又派檀道济前去攻打。檀道济临行前对文帝说,以前我与谢晦跟随武帝北伐,一直打到潼关,许多谋略都是谢晦提出来的,此人聪明干练,才气纵横,远比我高明,但他从未单独带兵打过仗,临阵指挥还不内行。我们两个互相了解,如今我奉陛下之命去讨伐他,肯定能马到成功,擒他归案。文帝听了很高兴。
谢晦之弟谢嚼得知文帝密谋,赶紧派人向他通报,谢晦却疑信参半,直到徐羡之、傅亮、兄子谢世绍、弟弟谢嚼之子谢世休、谢世平遇难的消息传来,他无路可走,只得结集郡内精兵,准备对抗。为表示对朝廷忠心,又上表文帝,替徐羡之等人辨冤,希望文帝体谅自己为国的忠心。文帝却列举谢晦罪状,派人往荆州散发。谢晦知大事已去,只得硬着头皮迎战。檀道济也参与了废黜宋少帝的活动,但文帝却不追究他,反派他带兵攻打谢晦,檀道济自然感激,下死力攻打谢晦,以示自己清白。谢晦还担心檀道济在朝中难以保全,料不到他竟会带兵进攻荆州。两军刚一接触,谢晦的2万人马不战自溃,他单人独骑乘船逃回江陵,谁知江陵守将已经投降朝廷,谢晦腹背受敌,无奈中与弟谢嚼、兄子谢世基等7人骑马北逃。待他们走到安陆时,人困马乏,被早已守候在那里的官军俘获,押往京师处斩。谢世基临刑前赋诗说:“伟哉横海鳞,壮矣垂天翼。一旦失风水,翻作蝼蚁食。”谢晦也吟诗相答,叔侄两人同时受刑。谢晦死时37岁。他的女儿是彭城王刘义康之妃,赤脚跑到刑场,抱着父亲大哭,阿爸是大丈夫,应该战死沙场,怎会落得这个结局!在场的人无不垂泪。
谢元   南朝宋陈郡阳夏人,字有宗。谢灵运从祖弟。有才学。历位尚书左丞、太尉咨议参军。宋文帝元嘉十五年,帝使雷次宗立儒学,何尚之立玄学,何承天立史学,谢元立文学,共四学。各聚门徒,多就业者。与何承天有隙,累相纠奏。二十一年,坐给江夏王刘义恭资费未先奏闻,为承天所纠,遣归田里,禁锢终身。
谢绚    南朝陈郡阳夏人,字宣映。谢据的孙子谢重子。谢安侄曾孙。宋武帝时任镇军长史。初,重对诸舅礼敬多缺。而绚曾于公座慢其舅袁湛,湛正色曰:汝便是两世无渭阳情。
谢瞻(386-421)   南朝宋陈郡阳夏人。谢缵七世孙,谢晦胞兄,字宣远,又作通远。自幼聪颖好学,6岁便能赋诗,甚受当时的文人学士赞赏。后来他写的诗与谢混、谢灵运齐名。
东晋末谢瞻担任秘书郎之类的小官。他父母死得早,弟兄几人均靠婶母刘氏抚养成人,婶母也待他如同已出。婶母之弟刘柳被任命为吴郡(今江苏苏州)太守,婶母也要同赴任所,谢瞻舍不得离开婶母,便弃官去了吴郡,在刘柳手下任长史,以后又几次升迁,被刘裕罗致幕下。其弟谢晦投奔刘裕较早,此时已任右卫将军,权势很大。刘裕驻军澎城(今江苏徐州),谢晦回建康搬取家眷,一些趋炎附势之徒纷纷前来看望,车马辐辏,好不热闹。恰巧谢瞻也在家中,见到这种情况大为吃惊,立即对谢晦说,你的地位还不到这么多人巴结的程度,现在竟有这么多人为你搬家前来祝贺,这是不正常的,决非我们家庭的荣耀。我们家以恬退为业,从不愿干预时事,太傅公(谢安)出至广陵,康乐公(谢玄)解驾东归,都是功成身退。我家交游者多是亲旧,益寿叔(谢混)在世,乌衣之游,惟与族子数人,仍不得善终,而你权势如此之大,岂是家门之福!谢晦没有采纳兄长的意见,反认为他多虑。谢瞻说服不了谢晦,便在门庭中设置了一道篱笆,把院子隔开说:我不愿看到这种场面。又径直去找刘裕说,臣家本是寒素之士,祖父、父亲也只是做过二千石的官员,我弟谢晦年仅30岁,才能一般,但在您那相府里已有相当荣誉,并参与机密大事,我担心荣禄之后灾难会接着而来,请求您贬降他的官职,以保全我们衰微的家门。但刘裕始终没有答应这件事,但他觉得谢瞻忠诚可靠,任命他为吴兴太守,谢瞻辞不赴,却自请担任路途遥远无人愿去的豫章(今江西南昌)任太守。
春风得意的谢晦往往把朝中的机密带回家中,谢瞻告诫他不要泄密,以免引起麻烦。谢晦接受了这个意见,不再轻易谈论朝中机密了。谢灵运之父谢瑍生性愚笨,死得又早,谢灵运却恃才傲物,看不起别人,谢瞻又是一番劝说,谢灵运才改了这个毛病。谢晦的官职越大,权势便越重,谢瞻恐他不得善终累及家族,在豫章患病后不肯就医,以求一死。谢晦前去探望他,谢瞻告诫他此时离京,定会被人怀疑,应赶快回京。果然有人诬告谢晦谋反,但刘裕了解谢晦,没有追究此事。谢瞻病重后,刘裕把他接回京城,想安置在东晋南郡公主丈夫羊贲的故宅,以便就近照顾,但谢瞻说自己有旧宅住豪华的房子反而不舒服,坚持不肯前往。他病重弥留之际给谢晦的遗书中,一是要求把自己葬于东山,二是要谢晦清廉正直,不负朝廷。死时才35岁。
谢嚼(396—426)  南朝宋陈郡阳夏人,字宣镜。谢瞻弟。事母极孝。母病畏惊,躬自执劳,家人纳履而行、屏气而语十余年。初为州主簿,累迁太子舍人、黄门侍郎。后以徐羡之事,从坐伏诛。
谢综(?—445)  南朝宋陈郡阳夏人。谢述子。谢安侄曾孙。少有才艺,善隶书。为太子中舍人。结识孔熙先,与舅氏范晔等以牵涉迎立彭城王刘义康事,被诛。
谢约(?—445)  南朝宋陈郡阳夏人。谢综弟。彭城王刘义康婿。仕卫尉参军。擅画山水。宋文帝元嘉二十二年,兄综与范晔以谋迎立彭城王刘义康罪名被杀,亦坐死。有《大山图》、《声妓乐器图》。
谢纬  南朝宋陈郡阳夏人。谢述子。方雅有父风,尚宋文帝长城公主。为兄谢综、谢约所憎恶。与舅氏范晔涉及谋迎立彭城王刘义康案,免死,徙广州。孝武帝时还京师。
谢惠连(公元397—433年)    谢方明之子,其诗与族兄谢灵运不相上下,世称“大小谢”。10岁时诗篇即已出名,谢灵运对他很是赏识,曾说,每当我构思诗篇时,只要有惠连在座,便能觅得佳句。谢灵运任永嘉太守时,在西堂构思诗篇,坐了一整天也没想出佳句,昏昏欲睡之际,忽然梦见了谢惠连,马上咏出了“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的句子,并说,我想出这两句诗,似乎有神人相助,不是我自己的话。
惠连成年后,被召为州主簿,推辞不就。他和会稽郡的一个下级官吏杜德灵私交甚好,赠给他10多首五言诗,这些诗清新婉约,意味隽永,流传很广,不少人都会背诵。但因内容涉及到当朝政治,为当朝权贵所不喜,因而仕途蹭蹬,没人任用他。尚书仆射殷景仁甚为喜爱他的才华,一次在宋文帝刘义隆面前为他求情说,我还没有走入仕途的时候,就读到过那几首涉及朝政的诗篇,怎么会是谢惠连写的呢?很可能是误传冤枉谢惠连了。宋文帝接着说,如果你说的属实,那就应该量才录用,给他官职。
宋文帝元嘉七年(公元430年),谢惠连才被擢用为司徒彭城王刘义康的法曹参军。刘义康修筑城池时挖出一座古墓,让谢惠连写篇祭文。这篇文章写得华丽富赡,人们广为传抄,一时洛阳纸贵。惠连还有一篇《雪赋》,立意与众不同,用笔清新流丽,很受世人欣赏。惠连的作品在社会上流行的很广泛,谢灵运每见他的诗作便拍案叫绝说,惠连写的诗文恰到好处,即使是西晋的大家张华再世,也没法改动他的作品。元嘉十年(公元433年),37岁的谢惠连病逝。明人辑有《谢法曹集》,新中国成立后,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三谢诗集》,收谢灵运诗40首,谢脁诗21首,谢惠连诗5首。
谢恂    谢安侄曾孙,谢允孙,谢裕子,字太蕴。宋鄱阳太守
谢惠宣    陈郡阳夏人,谢安弟谢铁曾孙,谢方明次子。临川太守
谢朓(464—499)  祖籍陈郡阳夏人,字玄晖,谢安二哥谢据的五世孙,祖父谢述为吴兴太守,父谢纬为散骑侍郎,母亲是南朝宋文帝刘义隆的女儿长城公主。谢灵运堂侄,人称(大小谢)。
步入仕途后,谢朓任豫章王太尉行参军,随王萧子隆镇守荆州时,欣赏谢朓的才华,将他罗致幕下。萧子隆喜欢吟诗,常与谢朓等幕僚饮酒赋诗,相处甚得,长史王秀之向南朝齐武帝萧赜进谗,谢朓被调回京师。竟陵王萧子良也喜爱文学,把谢朓,王融、沈约、任昉、萧琛、萧衍等七人罗致门下,一直吟诗作赋,人称“竟陵八友”。大臣萧鸾辅政期间,任谢朓为骠骑咨议,领记室,掌管幕府文案及中书诏诰。萧鸾对他非常信任。萧鸾即位,是为明帝,对他更是倚畀有加。建武年间,谢朓出任宣城(今属安徽)太守,世称“谢宣城”。不久又改任晋安王镇北咨议,加南东海郡太守兼南徐州太守。朓的岳父王敬则阴谋叛乱,谢朓毫不犹豫地向朝廷告发,明帝甚为高兴,升迁他为尚书吏部郎。
南朝齐永元年(499)东昏候萧宝卷称帝,中书令江祏与其弟侍中江祀想废黜萧宝卷,改立江夏王萧宝玄,后又想改立始安王萧遥光,派人向谢朓游说,胡说东昏侯昏庸,江夏王又太小,还是立始安王稳妥,目的是求得国家的长治久安。谢朓知道事关重大,不肯表态。萧遥光不死心,又派亲信刘沨找谢朓,想用官职笼络他,又被婉拒。萧遥光甚为恼火,打算把谢朓赶出朝廷,让他去东阳当太守,但江祏等人必欲置谢朓于死地而后快,诬告他谋反,先以东昏侯的名义公布其“罪状”,交廷尉审讯。遭此不白之冤,谢朓悲愤莫名,含冤死于狱中,时年36岁。谢朓的山水诗在我国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他与沈约等开创了“永明体”。他的山水诗在灵运的基础上有所发展,不但彻底摆脱了玄言诗的影响,更有高出大谢的地方,比大谢的诗更优美更完整。其诗句最突出的特色是更为清新绮丽,而且善于融情于景,达到了情景交融的艺术效果,因而时出景句为人传颂。如“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天际识归舟,云中辨江树”;“鱼戏新荷动,鸟散余花落”等皆为后世传颂。李白曾写诗称赞谢朓:“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我吟谢朓诗上语,朔风飒飒吹飞雨”;“解道澄江静如练,令人常忆谢玄晖”。明人辑有《谢宣城集》。清代诗人沈德潜则誉为“灵心秀口”。
谢庄(公元421—466年)    谢密(又名弘微)之子,谢安五世孙。字希夷,幼年聪慧,7岁便能读《论语》,并能写出很通顺的文章。成人后仪表不凡,风度潇洒,宋文帝见他气概与常人不同,对大臣说,蓝田这个地方就是出好玉,一点也不假呀!
走入仕途后,开始当始兴王刘浚的后军法曹、行参军,又转随王刘诞后军咨议兼记室。元嘉末年,谢庄任太子中庶子,南平王刘铄献了一只红色鹦鹉,文帝十分高兴,便让群臣各写一篇赋作为纪念。太子左卫率袁淑文笔远近闻名,一挥而就,写成后拿给谢庄看,谢庄此时也已写完,交给袁淑评点。袁淑看出谢庄写的赋明显比自己写的高出一筹,感慨地说:“江东要是没有我,你是一枝独秀,江东要是没有你,我也是一时的豪杰呀!”他把自己的赋藏起来,没有交上去。
元嘉三十年(公元453年)宋文帝刘义隆的长子刘劭弑父,自立为帝,笼络谢庄,任他为司徒左长史。刘义隆的第三子刘骏出兵讨伐其兄,让谢庄修改檄文。谢庄看出刘劭成不了气候,便暗中帮助刘骏,刘骏很快便打败了哥哥,攻入建康,继位称帝,即宋孝武帝。谢庄因功升为侍中。刘骏即位后,朝廷矛盾甚多,政局动荡不稳,谢庄为稳定局面费尽了心思。孝武帝打算调竟陵王刘诞为荆州刺史,调荆州刺史南谯王刘义宣为丞相,入朝辅政,但刘义宣不想离开经营已久的荆州,刘诞却硬要去荆州赴任,两人谁都不想让步,矛盾一触即发之势。在谢庄的协调下,孝武帝改封刘义宣为南郡王、荆湘二州刺史,镇守长江上游;刘诞为扬州刺史、南蛮校尉,镇守长江下游,两人都无异议,矛盾才算解决。谢庄认为治国之道应起用贤人,因此多次举荐人才。
孝武帝任命谢庄为掌管官吏铨选的吏部尚书,但这容易引起别人的猜疑和忌恨,便辞官不干。没过多久,又被起用为都官尚书,迁左卫将军,加给事中。此时河南进献舞马,谢庄奉命写的《舞马歌》,天子下诏谱成乐曲,伴随舞马表演。大明年间谢庄任负责宫门警卫的前军将军时,孝武帝外出打猎或郊祭归来甚晚,谢庄规定晚间须有孝武帝亲笔批文方能开门,又乘机进谏,说游乐应有节制,孝武帝极不高兴,将谢庄调任他职。大明六年(公元462年)任谢庄为吏部尚书、国子博士。因一个官员的任命不合武帝的心意而被免职。后来让他出任吴郡太守,他体弱多病,辞而不赴。
刘子业继其父孝武帝即位,是为前废帝。孝武帝在位时,爱妃殷贵妃病逝,谢庄奉命写诔文,其中用了汉武帝时戾太子被杀,赵婕妤所生之子被立为昭帝的典故,刘子业也是太子,对此甚为恼火,即位后质问谢庄知不知道当今天子也是东宫太子?谢庄本无意影射刘子业,现在竟有口难辩,刘子业下令将他处死。有人提出,先把谢庄押在狱中,让他受够了苦再死,于是他被拘押狱中。刘彧杀刘子业,即位后为明帝,代为谢庄平反冤狱,一直提拔至中书令(宰相)。谢庄本就身体羸弱,加上牢狱折磨,健康每况愈下,泰始二年(公元466元)病故,终年46岁。谢庄善写歌赋,文辞清新绮丽,以山水诗为主,共著文400余卷,今已亡佚。他的《月赋》、《山夜忧吟》、《怀园引》等都是广为流传的佳作。他还制作了《木方丈图》,开中国地图绘制之先河。其有五子:飏、朏、颢、嵸、瀹。时人谓其子名为风、月、景、山、水五兄弟,其中以谢朏、谢颢、谢瀹比较有名。
谢稚   名一作雉。南朝宋陈郡阳夏人,字孺子。谢裕孙。多才艺,工画人物,尤善声律。少与族兄谢庄齐名。尝与姑子王彧宴于桐台,稚吹笙,彧起舞,既而叹曰:今日真飘摇有伊洛间意。宋孝武帝时任司徒主簿。家贫,求为西阳太守,卒官。
谢超宗(?—483)  南朝齐陈郡阳夏人,谢灵运孙,谢凤子。灵运流放广州时,超宗与父随行。灵运被杀不久,谢凤逝世,茕茕子立的超宗侨居广州,直到元嘉末年才回到故乡会稽始宁。他生情聪慧,勤奋读书,很快便名声远扬,被新安王刘子鸾罗致麾下。子鸾生母殷淑仪是宋孝武帝刘骏之妃,殷淑仪死时,超宗曾为子鸾代作悼词上奏。孝武帝大加赞赏,对谢庄说:“超宗殊有凤毛,灵运复出矣!”凤毛的典故便由此而来。右卫将军刘道隆是赳赳武夫,不懂得凤毛的含义,便找超宗索要凤毛观赏,引起超宗对父亲谢凤的怀念,放声痛哭,弄得刘道隆不知所措。
宋明帝刘彧时期,谢超宗当了一个有名无实的官职,但他身在朝堂之上,又性格耿直,敢于在上司面前坚持不同意见,因而得罪了仆射刘康,找个借口将他贬了官,超宗为此郁郁不乐。曾经和谢超宗一直谈诗词的将军萧道成,此时手握重权,他很欣赏超宗的才华,对他被贬表示同情。卫将军袁粲极力推荐超宗的才华,请求萧道成收留他。萧道成便把超宗要来当长史,不久又委托他任临淮太守。明帝死后,萧道成成了举足轻重的人物,想趁机篡宋自立,袁粲首先提出反对,结果被杀。谢超宗系袁粲所荐,因而萧道成对谢超宗心存疑忌,调他去当义兴(今江苏宜兴)太守,不久又借故将其免官。谢超宗对此并不介意,又到萧道成府邸拜谒,那天天气转寒,萧道成正大宴宾朋,见谢超宗前来,前嫌也涣然冰释了,风趣地说,此位客人一到,不加衣服也暖和了。在酒席上超宗高谈大睨,口若悬河,客人们都很佩服,萧道成也很高兴,任他为骠骑咨议。
萧道成建立齐朝,任命谢超宗为黄门郎,职掌传达皇帝诏命,职低位卑。齐朝宗庙建成后,萧道成集中了10名文学上有造诣的人撰写郊庙歌词,结果谢超宗的作品入选,其他人如名声很大的谢朏,孔雅珪的作品也受到了冷落,当时的谢超宗踌躇满志,异常高兴。但是过了很久,谢超宗还是个不受人重视的黄门郎,便有沦落风尘,不受重用之感,于是经常借酒浇愁,酒醉后信口开河,损伤别人。萧道成知道后,虽未严厉斥责他,但内心已有芥蒂了。一次萧道成召见他询问北方情况,他忿忿地说,北方敌人动辄南下侵扰,已经20多年,就是佛祖重生也无应付之法:萧道成是佛教徒,对他这番话甚为反感,把他贬为南郡王中军司马。
谢超宗本来就认为自己怀才不遇,今遭贬谪,更加不满,经常发牢骚对别人说自己的官职是司驴。有人将此话报告萧道成,结果超宗又受到免官并禁锢10年的处分。谢超宗遭此打击,仍然傲骨嶙嶙,秉性不改。司徒褚渊坐车落水,仆射坐车被掀翻于地,谢超宗说是“落水三公,堕地仆射,又招致了一些大臣的不满。没人为他说项,超宗只能作平民,不得为官。
齐武帝萧颐继位后,谢超宗才当上了掌管国史的官员。他和刘宋旧将张敬儿是儿女亲家,张敬儿之女是超宗儿媳,敬儿入齐后官至侍中,中军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尽管如此,他仍是粗鲁的武夫,谢超宗却是谢衡之后,两家门户不当。齐武帝对这两家的联姻持怀疑态度,认为一文一武联合对朝廷不利,便借故杀了张敬儿。武帝此举意在警告谢超宗要循规蹈矩,小心谨慎,而谢超宗竟对别人说,昨日杀韩信,今日又烹彭越(指张敬儿),不知意欲何为!萧颐抓住这一把柄指使人劾奏谢超宗之罪,应交付廷尉治理。接着又说劾奏谢超宗的人态度暖昧,有意为谢超宗开脱,将其免官禁锢,治谢超宗之罪。后来萧颐又下诏将他流放越嵛(今四川西昌东南)途经豫章(今江西南昌)时又密令豫章内史虞粽让超宗自尽,超宗到底未能逃脱厄运。
谢飏 谢缵九世孙,谢庄长子。女儿梵境(公元478年被选入朝,为南朝宋顺帝皇太后)。南朝宋大臣,授五品官位。宋大明四年(公元460年)官授南朝宋秘书郎,后擢升为郡太守。追赠金紫光禄大夫。
谢朏(公元439—504年)  谢安六世孙,谢庄次子、字敬仲。幼年便颖悟过人,10岁便能写诗。谢庄外出常把他带在身边,一次在建康郊外游玩,让他即兴赋诗,他一挥而就,侍中王景文夸他是神童转世,将来必成大器。宋孝武帝游姑孰(今安徽当涂),命谢庄携谢朏随驾,有意试谢朏的才学,下诏让他作《洞井赞》,谢朏顷刻写就献上。孝武帝看完称赞说:“虽小,奇童也。”进入仕途后担任中书郎、卫将军袁粲的长史,袁粲为人亢直刚正,对别人说,谢朏才华盖世,酷似其父谢庄,真是谢庄没死呀!后来谢朏任临川内史时,有人举报他受贿,多亏袁粲爱才,没有人追究此事。
刘宋最后一个皇帝是顺帝刘准,他即位后大将萧道成把持朝政,10岁的顺帝刘准已是傀儡。萧道成以谢朏为长史,让他和褚炫等三人侍卫顺帝,时人称为“天子四友”。萧道成的权势越来越大,篡宋的心情也愈来愈迫切。有一次故意试探谢朏,问他司马氏篡魏的事,谢朏却说,曹操自己都说,有人劝他称帝,是把他放在炉子上烤。司马昭几代都是魏臣,他一定会对魏称臣而不生异心。萧道成听了很不高兴。
萧道成篡宋建齐,文武百官都去朝拜新皇帝,谢朏却端坐不动,不肯前往。当时谢朏掌管玺印,如果把朝廷大印献上,肯定会得到重用,萧道成命人传唤他时,他却说,我是宋朝大臣,不应参与齐朝庆典大事。别人怕他惹祸,劝他装病,找人替他献玉玺,他说,我哪有病?说着扬长而去。萧道成之子萧赜请求处死谢朏,萧道成说,现在若杀他,正好成全了他的名节,于是把他罢官。
萧道成的儿子萧赜即位,是为齐武帝。他起用谢朏为官,直做到义兴(今江苏宜兴)太守。在任期间,他只管大事,把琐事交给下级去办。他恪尽职守,把义兴治理得井井有条,百姓一片赞扬之声,又被调回朝中任职。齐武帝病逝,郁林王萧昭业继位。谢朏任侍中、新安王师,而萧道成的养子萧鸾又密谋抢夺帝位。局势险恶、人心不稳,谢朏不愿介入这个争权夺利的漩涡之中,想尽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便请求外任,结果被调为吴兴(今为浙江吴兴)太守。他的弟弟谢瀹在朝中任吏部尚书,派人给谢朏送去几坛好酒,并交待他只管喝酒,别管朝政。谢朏恐怕朝廷怀疑他,便大量聚敛钱财,以表示自己没有大志。尽管有些人指责他,说他与以前判若两人,但他并不在意。
萧鸾一步步地实现自己的阴谋,先是杀了萧昭业
     作者:谢仕荣 美国友邦保险有限公司董事长

作者:谢仕荣 来源:谢仕荣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谢氏网(www.xies5.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谢氏网叫中华谢氏网和全球谢氏网,这里有谢氏族谱,谢氏族谱字辈,谢氏家训,谢氏的由来,谢氏起源,谢氏是怎么来的,谢氏祖先,谢氏宗祠,谢氏家族,谢氏起源分支表及中华谢氏联谊总会的谢氏宗亲网和谢氏宝树网
    Email:web@xies5.com 谢氏网QQ群:333292127 粤B2-2010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