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各地谢氏 >> 川渝谢氏 >> 内容

湖南安化高家溪寻祖记

时间:2017/12/10 13:05:06 点击:

  核心提示:高家溪寻祖记家里珍藏着一本破旧的族谱,记载了我的家族由祖公谢君龙、虎、凤、凰四兄弟联袂,在湖广填四川的移民大潮中于清康熙戊寅岁,从楚南安邑十三都高家溪迁往西蜀重庆府四方坝。到我是第11代。2016年底回无锡,我取道安化,开始了寻祖之旅。12月11日正午抵达安化柘溪镇谢家祠堂,我查看了谢氏族谱,无果。...

高家溪寻祖记

家里珍藏着一本破旧的族谱,记载了我的家族由祖公谢君龙、虎、凤、凰四兄弟联袂,在湖广填四川的移民大潮中于清康熙戊寅岁,从楚南安邑十三都高家溪迁往西蜀重庆府四方坝。到我是第11代。2016年底回无锡,我取道安化,开始了寻祖之旅。

12月11日正午抵达安化柘溪镇谢家祠堂,我查看了谢氏族谱,无果。第二天一大清早从祠堂出发驱车前往高家溪。约开了四十公里,到达高家溪境内。沿路迷人的风光,透彻的空气,清澈的小溪,令人心旷神怡。高马山海拔700-1000米,满山遍野都是茶园,山脚下有一栋栋古朴的老木屋,还有几家茶厂和商店。

商店老板谌贵虎很热情,添加了火盆,请我入座,沏了自家的黑茶要我品尝。茶汤清澈,略带苦,有回甘,不够醇厚,断定是今年的新茶。令我惊愕的是,打听我祖上的情况时,他回答高家溪近百年内没有谢姓人家。陌生人造访寻祖像个炸弹,在平静的小山村炸开了。不少人主动前来找我打听情况。老家族谱上记录的高家溪、苏家溪、梅子溪地名都没变,安葬先祖的桃子凹,反角仑全在,都在半径一公里内。直觉告诉我这就是先祖居住的地方。热情的谌姓人士告诉我白沙溪有谢姓人家,失望中又带来了一丝希望的曙光。

天色已晚,决定先回谢家祠堂,第二天再去白沙溪。快出村时,唯一的去路被堵住了,一帮人正用吊车热火朝天地安装“天下黑茶第一村”的石碑,还要浇筑混凝土固定,一时半会好不了。正在这时,开着奥迪的两个当地小伙子查看石碑进展情况后,敲开我的车窗,邀请去他们家品茶吃晚饭再走。我有些犹豫,他们解释说在这大山深处,前无村后无店,说我一个开外地牌照车的人可能连午饭也没吃不上。他们强调不用担心安全,可以被信任。我爽快地答应了。两小伙都姓谌,一个叫贵文,一个叫健力宝,经营茶园生意。跟着他俩沿着崎岖的山路蜿蜒而上,到了皇园茶叶公司,旁边便是谌贵文的家。贵文家的木屋在大山深处,单家独户。向前望去,全是绿油油层次分明的茶园。迎接我们的是谌贵文可爱的女儿,还有紧随其后的黄狗,摇着尾巴。在风格独特的茶室里,我们品起了皇园茶叶的茶。那是我喝过的最顶级的黑茶,皇家的贡茶,甘甜的山泉,沁人心脾。

我祖先居住过的高家溪现已经与板楼、蒋家、黄沙并为一村,更名高马二溪村。高马山海拔高,云雾缭绕,特别适合茶叶生长。“千年黑茶出安化,高马二溪茶最佳”。高马二溪的山脉以板页岩、冰碛岩风化砾石为主,所产茶叶口感甚佳。谌家的热情让我非常感动,我在那里一宿两餐,还吃到了正宗的乡里腊肉,至今口有余香。那里干净的空气,无污染的土地,高覆盖率的森林,古老的茶树,飞流的瀑布,崚峋怪石的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

12月13日清晨我直奔白沙村,见到谢姓人家谢仲云和谢忠安,由于家谱损害严重,无法查看。一大家人围过来,拉起了家常。在忠安家吃午饭,没有拘束,没有陌生感。后来知道我们就是一家人,同祖同宗。

下午又去高家溪。据说山坳上有道光年间立的古茶碑,是我必须要看的,因为它讲述了一片茶叶与皇家的故事。我到处转悠,沿着溪边公路去了一个院落。有十来户人家,多为木屋,全姓黄。后来知道那就是蔡家山。路口有个毛茶作坊,有二十来个人正捡茶梗。年龄从四十岁到六七十岁,大多戴着老花镜,系着围裙,很是专注。路边有几个老汉在闲聊,穿着八十年代流行的蓝布中山装。有个黄老汉只剩下一颗门牙,柱着拐杖,但精气神很好,异常热情。蒋姓老汉是个赤脚医生,要等车去柘木界出诊。我主动提出送他去。沿着崎岖的土路,不知拐了多少道弯,终于到了柘木界,一个离新化大熊山很近的山村。

蒋医生去那人家里看病,约好我在路边等。过了半个时辰仍然不见他回来,天色渐晚,我有些着急。便沿着田间小道,前去探寻。在那大山深处,迎接我的是叫个不停的狗,接着出来招呼的是女主人和她的儿子王文平。王家的木屋是在半山腰上,向外远眺,层峦叠嶂翠绿的山峰望不到底,但视野却异样开阔。在他家坐下来,送上的自然是用山泉泡的高家溪老黑茶,暖暖的炭火盆。山谷里的白云,清澈的山泉,浓浓的茶香……96岁的老奶奶,孝顺的儿媳,上过大学的孙子,幸福的一家人!天色已晚,盛情难却,我想蒋医生也一定在病人家住宿了,就答应住了下来。

12月15日,我到马路口镇洞山村,在嘉庆1819年的谢氏族谱里,查到我支系的记录为“允祥子孙原住高家溪蔡家山,君龙虎凤凰兄弟均迁四川重庆府四方坝”,甚是激动。

12月17日,再访蔡家山查看周遭古墓碑,很是失望。正准备离开时,那一颗门牙的黄姓大爷告知屋后山竹林里有个老坟在,无人祭扫。于是借了把镰刀往半山上走,走到山顶,竹林密布,大树参天,很快找到先祖谢位松之墓,甚是开心。晚上沿乡间山路开车回谢家祠堂。

12月18日参加谢家祠堂冬至祭祖仪式。午后再前往高家溪。当地的80岁谌姓老人告知在反家坳有两座古坟,很有年头,地点是之前去过的古茶碑山上。我一口气就爬到了山坳。天公不作美下着小雨,异常昏暗,小路左边是悬崖,右边是密布的树林,有些阴森。急切的心情让我忘掉了害怕。快到路尽头抵达苏家溪时,突然看见树林里有两座古墓。其中一个无碑文,另一个是谢思兴公墓,我上十三代的明故祖公。我立即买了冥纸和鞭炮,祭扫了祖坟。天色很晚了,在谌正均家扒了几口饭,晚上住蔡家山黄家。

12月21日,上午在蔡家山看了老会云桥碑记,开车沿土路去蒋家坳和马家溪。见迷雾的远山深处,住着人家,似人间仙境,突发奇想:我可以在这里做茶农吗?

高家溪在我心头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客居他乡多年,游历世界的大好河川无数,惟那片土地,那片土地上的人们,让我情有独钟。因为那里,有我长眠的祖先。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谢合毅,君虎公后裔,1972618日出生四川省合川县古楼乡二庙村四方坝。1996年毕业于四川外语学院英三系英国文学专业,获学士学位;2008年毕业于法国国立路桥学校国际管理学院,获工商行政管理MBA硕士学位。现居无锡市滨湖区太湖国际社区,联系方式:QQ875110607

 



作者:谢合毅 录入:谢合毅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谢氏网(www.xies5.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495576669@qq.com 谢氏网QQ群:333292127 粤B2-2010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