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资讯 >> 内容

六月的栀子

时间:2015/12/19 15:39:00 点击:

  核心提示:不知是因五月的干旱,上天为之感动六月呼应狂下暴雨。端午前后南昌的雨也就停过那么一、两天,正当雨停的时刻,也就是那摧残身心烈日妩媚之时。或许正是这雨后天晴的照应,校园里的栀子花开了。不由又想起了何炅的歌...
不知是因五月的干旱,上天为之感动六月呼应狂下暴雨。端午前后南昌的雨也就停过那么一、两天,正当雨停的时刻,也就是那摧残身心烈日妩媚之时。或许正是这雨后天晴的照应,校园里的栀子花开了。不由又想起了何炅的歌,映衬那一句—栀子花开,So beautiful so white。尽管天气是炎热的,但花开得亦然是那么的鲜艳。

  清晨,站在二栋寝室西北脚,迎面飘来的是阵阵花香,听着的是那些鸟儿的窃窃絮语。好想摘下一朵,但又不知送给谁。此时来花丛旁观花、赏花的人也源源不断;望着那含苞待放花朵,不由得想起了初春的壮丽;那正是鸟语花香的季节,也是我们最具有朝气的时令,正所谓你一年之季在于春,一日之时在于晨。

  傍晚,夕阳西下、余留的彩霞是那么的婀娜,花随着一日烈烈热火的庇护,已开始慢慢凋谢,失去初晨那鲜艳的舞姿,不再有早晨的那扑鼻的气息。六月的栀子花是伤感离别的,它总是早晨的怒放,傍晚的凋零;也许此时的观花着,已由初晨的喜爱者换成那一对对过往的情侣,或者他们此时感触颇深,花开花落;时间在流失。亦或许此时观花者正是即将毕业的学长、学姐;是呀!栀子花是离别伤感的装饰,每年栀子花开时也是他们要离校时。当年他们犹如初晨含苞的栀子花,经过时间的历程,他们在南工这片土地上待放了,现在他们要走了也如同即将凋落的栀子,离开南工这片土地,去寻找适合自己生长的另一块沃土。

  看着群过往的赏花者,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相对南工我可能是午后的栀子了;回想自己的初晨,我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也许傍晚的我也就是那含苞凋谢的栀子花吧!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谢氏网(www.xies5.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495576669@qq.com 谢氏网QQ群:333292127 粤B2-20100320